进博会调休,这个周末只放一天

然后我要去参加个古诗文阅读比赛,上两节课,做十几张卷子,复习下周期中考试

参加的活动也快截稿了


表演反复去世

脑补一个星空里还在军校上学的少年周

银河历1833年的周泽楷是机甲战斗系的一年级新生,默默地看着叶修边解领带边往楼上走,脸上露出乖巧腼腆的笑,年轻的联邦少将因为战事的原因很累,没多大关注自己这个收养的Alpha弟弟,路过时点点头便回了房

周泽楷靠着墙壁,回想起课上老师放的视频上,那骄阳般耀眼的斗神一叶之秋,它的主人就在楼上,距离他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他甚至站在这儿,依旧能感受到,刚刚叶修经过时留下的强悍的Alpha信息素

自己离叶修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遥远

他决定毕了业就去参军,他想和叶修将来并肩在沙场。他会成为叶修手下最锋锐的刀刃,而叶修会战无不克,所向披靡,站在高台之上,荣耀加冕,万...

一个宛如月球表面的置顶

【即时更新】

※咸鱼属老透明,学生党鸽子怪

※本博只更新单cp(除最早发的《斯德哥尔摩情人》),所有产粮已打包成合集

●拥有奇怪强迫症的缘更写手,希望做个话少的高冷,其实就是话痨的逗比剧透怪,喜用颜文字回评论←_←(所以给我评论啊)

●极端偏激受控,剧情方面无理宠受

※叶受only,周叶文写得最多,但并不是周叶only,非叶受cp一律不做评价装眼瞎,要我评价就是天雷

主要吃的cp:周叶=喻叶>all叶>王叶>黄叶>各种各样的叶

比较雷的cp:陶叶,皓叶,女攻叶

比较特殊:伞修,白月光,不会主动去找,写得一般是作为已故的,不容亵渎的白月光出现

※让我热血沸腾的三劈:喻黄叶>喻王...

【周叶】Samsara 02

※OOC,死亡万花筒paro,设定有改动

●缘更,爽一下来一发的短小党

————————————

叶修和周泽楷沿着下山的小路,又走了约莫半刻钟,身边的景色逐渐转为平坦、却杂草丛生的田地,然后他们远远看见了一个破败的小村庄——处在压得极低、灰蒙蒙的苍穹与贫瘠的小山丘之间,倘若不是袅袅升起的炊烟,看起来就像已经荒废了许久似的。

周泽楷一路都没怎么说话,他的唇本就薄,此刻抿得紧,近乎成了一条线,漂亮的眼瞳冷冷地注视前方,宛如一尊玉雕的人像。

叶修此刻却和往常一样淡定,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背着双肩包,双手插兜,吊儿郎当往前走。

“前辈……”

“唉唉唉,你叫我啥?”叶修状似一吓,“这...

【周叶】Samsara 01

※OOC,死亡万花筒paro,设定有略微改动

●随缘更新,每次5k+一次的更新快把我榨干了,还不如随时随地摸个鱼

●非常随意的剧情,不是很擅长这一类型,看这放飞自我的排版,就知道随时随地在弃坑的边缘试探

●爽一下就好了,不要深究ORZ

——————————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

周泽楷下车去便利店买了瓶水。

付账的时候,收银员对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周大帅哥面露狐疑,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还动不动试探两三句,结果全被周泽楷的沉默以对搞定了。

但还是耽误了点时间。

不过不怎么打紧,周泽楷装着聋哑人,一边慢吞吞地拧瓶盖,一边往外走。

如今荣耀几乎已成了国...

【喻叶】化龙 上

※OOC,神仙谈恋爱,没逻辑

————————————

龙有逆鳞,
触之必死。

>>>>>>

叶修觉得再这样下去不行。

他在夜里悄咪咪地起身,悄咪咪地画符破阵,准备跑路。

——却没有发现在他背后,原本此刻应陷入沉眠的龙已经悄无声息地醒了,那双澄澈空透的蓝眼睛正静默地看着他动作。

叶修只觉得房间里好像又冷了些,他搓了搓后颈,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些,心里咆哮这死龙怎么这么惜命,睡个觉弄个这么严实的阵法干嘛。

然而妖尊阁下不愧是连天界各路神仙都束手无策的妖族大能,半盏茶的功夫,那阵法便被破了一个小小角。

叶修大喜,他不能浪费灵力将阵法破坏地更完全点,毕竟还得留着接下来逃命用。

于是他...

【喻叶】一个古风架空权谋脑洞

叶修说喻文州傲,他挑眉,说自己脾气那么好。



当时九皇子只是摇头。



喻文州当时暗笑,心道明明是他身侧这位——当今圣上膝下与第一世家王氏唯一的嫡子,才是普天之下最傲的。



可他当时仅是个伴读,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仅此而已。



现在想来,喻文州觉得叶修没说错。



他平生除祖父祖母外从未跪过任何人,父母也未曾,现在有了第三人。



他跟在父亲身后跪下行大礼,看这人龙袍加身,威压沉沉,绣有金丝盘龙的黑靴一步步踏着汉白玉的台阶,在宫中清晨灿金的阳光下,登上全天下最尊贵的位置。



他随着宦官尖细的呼声缓缓叩首,余光只能...

【周叶ABO】Star Sky第十四声万岁

※本章有幼儿蹬蹬车,慎入


OOC,帝国皇帝周A×联邦元帅叶伪A真O

●前文戳TAG,预警见「序章」,目录及大事年表

※此文由本三岁编写,没逻辑无脑吹,如有不适请立即关闭逃生。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当韶华逝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任地老天荒?...

【王叶】Legends 序章

●苏炸西幻paro,魔导师王×龙叶

※正剧向长篇,缘更

对不起,学习这个小妖精把我勾走了ORZ现在属于不更新就不敢登lof状态,等我先把债还清.._:(´_`」 ∠):_ …

————————————

历史长河奔流不息,
流浪的吟游诗人歌颂着不朽的传奇。
老人们一个接一个死去,
再没有人会提及,
在被岁月埋葬的故事里,
他有多爱你。

——他是我微末一生中,最波澜壮阔的奇迹。

>>>>>>

细雨绵绵。

少年出门前随手捏了个法决,雨丝便在他头顶上方轻飘飘转了个弯,随着被风拂起的衣袂拐到旁边去。

两位守卫刚一看见他从容不迫踱步而来的身影,就立即殷勤地将手中法器举至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