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斯德哥尔摩情人03

●极其狗血OOC


●前文戳TAG,预警见01


※本文心理学情节酌情瞎编为剧情服务


————————————

 






作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

无论精神科医生还是心理咨询师

严禁与病人发展除医患关系之外的联系

尤其是——

爱上自己的病人

 





>>>>>>



“谢谢。”喻文州微微一笑,一手虚掩手机话筒处,一手接过侍者递过来的咖啡,并朝他点头示意。

年轻的侍者对这位客人的好感顿时“嗖嗖”上升,脸上笑容更加真诚:“您慢用。”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拿起小勺,眉目低垂,眼睫遮住了眸中温和的笑意:“新杰,叶先生的情况算比较乐观的。”

“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他目前分裂完全的人格只有两个。DID患者平均拥有13至15个人格,当然有些特殊情况拉高了平均值,实际上出现率最高的是3个人格,叶先生只有两个实在非常幸运。”

喻文州盯着杯中平静的液面有些出神:“更幸运的是,那个人格是随遇而安的性子,甚至可以说有些懒散,没有野心。”

「但是他却是个执着的人,坚定地向心中的目标前进,从未迷失过方向。」

“呵,”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语,喻文州轻笑出声,“你这是太关注叶先生自己紧张过头了,真当人格都是些天才疯子?那么我们这种普通人估计就要被淘汰了。”

「他的确是个天才。」

“所以不用太担心,主管人格十分强势,那个人格最近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短,他也许马上就要陷入沉眠。”

「然而我并不这么希望。」

“主管人格拥有绝对掌管权,你不用担心……但是最近要提防一件事。”喻文州转过头来望向窗外,马路对面的酒店大门巨口般,吞噬了所有秘密的真相。

“叶先生最近人格转换特别频繁,要是有人利用这一点……那个人格可是个手无搏鸡之力的家伙。”

「我不希望在急诊区看到他。」

“还有,我觉得你也不要对那个人格抱有过多的偏见……毕竟他也是叶修,也是你爱人的一部分……不是么?”

「多么迷人的灵魂。」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匙柄,没入棕褐色的液体中不紧不慢地搅动,喻文州抬起手腕看了下表盘:“新杰,现在可马上就要零点了,你明天还要作报告,刚下飞机先赶紧去休息吧。”

“看来你这辈子是真栽了?都为那位叶先生破了多少习惯……”

“晚安,”轻柔地将咖啡匙放回碟中,喻文州低低念道,“明天的会议再见。”

“嘟。”

喻文州过了好一会儿才将手机从耳旁放了下来,显示屏也自动亮起,中心处的红点醒目如鲜血晕染,正在缓缓地从三维建模中移动下落。

喻文州的心情又好了几分。

他拿起旁边椅子上的大衣,起身一边套上一边向门外走去,唇角带着毫不掩饰的温柔笑意——






Just a moment, my love.






待喻文州被经理恭敬迎进大厅时,电梯房门口早已一片混乱。

经理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只是出门接了个人的功夫,回来时就让自家大股东瞧见这副工作不得力的情况,还是那么突然地发生,连粉刷的可能都没有留下任何余地。向来圆滑世故的他,此时也面露尴尬之色:“这……”

刚想强行解释一波,就见身旁的青年伸手拉住了一位想要拨打急救电话的前台。

喻文州的长相不是那种能够让人一眼惊艳的类型,只能说是耐看,可配着那多年沉积下来的特殊气质,像是大海般可以包容一切的气度,在人群中是那么低调,也是那么显眼,足以让任何人为之侧目。

然后就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儿呀,怎么越看越好看呢?

“不用去了,”温文尔雅的青年彬彬有礼,声音也如同想象般低沉悦耳,让前台直接怔愣在原地,“我认识他,我是他的主治医生。”

旁边可怜的经理身体都僵了:“……”

如果他拿到的资料没错的话,这位主是医生没错,可好像是……精神科的?听说好像专业还是精神分裂……还是人格分裂?反正一听就不是简单的精神疾病,很危险的感觉。

还有,能被这位接手的病人……这尼玛也肯定是尊大佛啊!

经理想哭。

经理怎么想跟喻文州没什么关系,他无视了经理以及耳根泛红的前台,快步走到电梯房那里,面对忙乱的众人淡声开口道:“大家让一让,我是医生。”

喻文州的声音并不大,按常理来说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应该没人会注意才是。可就是出乎意料的,像是有魔力般,所有人下意识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呆愣愣地瞧着立在那里的青年,然后不自知地让开了位置。






旁观这一切的经理心里也不由得暗羡:

这就是上位者的魅力。

与生俱来的天之骄子。






意识被无形的巨手强行从混沌中剥离,然后塞回了这副躯壳。

眼皮上像是加了千斤的负重,脑海中茫然一片。叶修恍恍惚惚地、艰难异常地强撑开眼,正好看见青年一步步从人群为他开辟的道路中,缓缓地踱步而来。

他似乎已经发现叶修已经苏醒,所以端的那副君子如玉的姿态不紧不慢,从容非凡。

叶修脑中划过仅有几次看电影的记忆,不由嗤之以鼻:

喻文州以为自己是周泽楷?走红毯?






当事人自己醒来了,那么大家也就不急了。

之前失了分寸也只是因为某人连呼吸都差点没有了,脉搏低缓到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看上去就很尊贵的客人在自家酒店濒死……想想都刺激。

喻文州在看见叶修眼神的时候,心里基本上就有数了。只能说自己大意了,错误估计意外的发生。他心里轻叹自己的运气,强制性转换作战方案,原本所有假设作废,从头再来重新拟订。

叶修浅眠,在这个时段尤甚,也从没有和炮.友过夜的经历,自己给他发的两条信息足以惊醒他。按照他的性子,肯定会毫不留恋抽身而去,那么就可能会碰上他刚刚送上去的张新杰。

如果被张新杰认出,喻文州不相信张新杰不会把叶修拉回自己的房间,而只要那两人相处时间够长……

张新杰是那么敏锐的人。

肯定会发现恋人身上的不同寻常。

以着他蹈矩践墨的习惯……有趣。

如果张新杰今天晚点睡觉导致眼神不好,没有认出叶修,或者根本就恰好没有碰见他,只要叶修独自一人下楼,那么自己就会像现在这样,恰好出现在这里把叶修领走。

再退一步,如果叶修没有醒来的话……那位王杰希先生的危险指数还要往上提一提。他可以有无数种方法让叶修和张新杰第二天早晨在酒店里撞个对脸,最好再带上那位王先生。想必王先生连那种电话都打给他,也会对这种示威无所畏惧喜闻乐见。

对于张新杰来说,知道恋人劈腿,和目睹恋人在眼前劈腿……虽然都不想选,但肯定前者比后者强多了。

可是很可惜,什么也没发生,并且最坏的结果出现了——叶修转换了人格。

主管人格强势,那个人格更强势,稳固到让人讶异。他无所谓自己是否能获得身体掌控权,可只要他想,他就可以随时地获得或者离开这副身体,主管人格根本没有反手之力。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那个人格自动放弃的身体的控制权,要么是主管人格爆发强制获得了身体掌控权。

无论哪一种,对喻文州都有害无利。

主管人格对张新杰……出乎意料的情深意重。

——叶修对男友出乎意料地情深意重。

最近的情况看下来,主管人格似乎已经无法忍受那个人格靡.乱的私生活,他想方设法地压制那个人格,想要这副身体完完全全忠于张新杰。

不是个好消息。

所以说,名分是个好东西。

像钦差大臣拿着尚方宝剑,地方官员都得对他恭恭敬敬。

再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皇后娘娘拿着凤印,宠妃也只不过是个宠妾而已。






叶修神色淡然,漠不关心的高高在上。颜色寡淡的薄唇紧抿成线,下颌绷紧微扬,声调冷淡如冰,不容反驳。

他缓缓、缓缓地开口道:






“有什么方法……能够杀死他,或者让他永远沉眠?”






喻文州笑了。






「可是我不想呢。」






>>>>>>


TBC.





 

————————————

小剧场

我:采访下脏心杰先生,请问您对喻文州先生想要撬你墙角有什么看法?

张新杰:(推眼镜)喻文州是叶修的心理医生。

喻文州:【在XX的边缘试探.jpg】

马上就要喻总生日了,生贺一个字没动的我瑟瑟发抖。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