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 Ⅰ 生贺】念念不忘 下

●OOC,第一人称HE

●古风生肖paro,喻白蛇×叶青龙

●前文戳TAG

●我原先想9号一发完,结果只写了个上。接着我想10号当天写完,结果写了个中。最后我今天写了个下,发现还得来个老叶番外讲清楚QAQ
————————————





念念不忘

终有回响






>>>>>>


“然后呢?”少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琥珀色的眼瞳静静地瞧着我,罕见地沉默,“不过,你这酒酿得确实不错。”

“谢谢,”我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我拿起灵玉酒壶,自顾自地给自己斟酒。澄澈的液体在杯中泛起涟漪,影影袅袅的酒香中,我恍恍惚惚又想起了当年他在我院里蹭酒时的模样。小馋猫似的闻着酒香过来,眼巴巴可怜兮兮地望着我。我便逗他,成心不给他,他也不抢,一点前辈风范都没有,开始尽说些没用的垃圾话。

更有趣的是,他还总端着副老酒鬼派头将六界美酒说得头头是道。我起初还秉承他教诲,在心里叨念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结果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说得千杯不醉天花乱坠的这人……是个一杯倒。

“唉唉唉,过分了过分了!这里还有个帅气无双的剑圣呢!你就不要露出这种肉麻兮兮的笑了!我本来还以为你过来找我什么大事呢!结果,你跟我在这儿把我当树洞吐槽你的失恋经历,这就不厚道了!你好歹有个喜欢的人,本剑圣连喜欢人什么滋味都不懂!你就别在这虐我这单身狗了成不?你这样会让本剑圣失去爱慕别人的信心的!过分了过分了啊!”

“少天,安静。”

我看着炸毛的少天,觉得眼前的世界有些飘忽:“他那时候还年轻,跟你一样吵。”

少天怔住。

我在心中约莫着算,过三息算我输。在我刚准备计数的时候,少天不负众望嚷嚷开了。我觉得以后和众仙君打赌,看夜雨帝尊能够沉默多长时间,我能再把最终时限压低点。

他扯出个笑容,我不想提醒他。害怕一说他更吵,隔壁的漠烟帝尊脑一热,上来一拳直接砸坏他帝尊府的大门。

我静静地瞧着他,就像他之前静静瞧着我,我清晰地看见了那眼眶圈的浅红湿意。

“那是!老叶根本不知脸为何物!一天到晚没个正行,那脸怎么看怎么想让人揍他!也就是本剑圣脾气好,不嫌弃他……要不是他这斗神听起来那么牛掰,本剑圣还不稀罕和他做朋友呢!听起来多高大尚的名号,一了解顿时幻灭!你说他打架那么厉害,那龙尾巴都可以敲到天上去了,魔族那群败类怎么可能打败他!本剑圣都没打赢过几次……还是他让我的……那群垃圾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将杯子狠狠砸在桌上,玉杯瞬间化为齑粉,被灵气抹去。

“老叶那混蛋命那么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本剑圣还没有堂堂正正打爆他呢!”

“少天,你醉了。”

我扫了一眼他手指紧攥后泛白的骨节,醇和的酒液滑入喉管,我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脑仁发疼。我想原来我酿的酒或许真的有些坑,明明如此之甜,后劲却如此之大。

少天挑起眼角看我,然后指着我笑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猖狂,声波震得我耳膜发疼。我面无表情希望漠烟帝尊现在不在府中:“你不是也醉了吗?!喻文州,你醉了数千年了!大梦一场,你从未脱身啊!哈哈哈哈!”

“叶秋死了! 他回不来了!”

“魔族拿整条龙练了器,做了丹!剥皮抽筋渣都没剩下来!让那混蛋一天到晚得瑟他是条龙!”

“那个混蛋孑然一人闯进神域,然后又孑然一人离去,亲手用却邪斩断了他所有退路!”

“那么骄傲的人,那么骄傲的人……死后连一点痕迹都不给咱们留下,他这他妈是逞屁能,老子又不是三岁无知小儿,连自己都保不住吗?那么多帝尊都是饭桶吗?!连个神域都守不了吗?!他妈以为自己死了我们就会感激他吗?!老子恨死他了!”

我看着少天脸上的泪水叹息。

可的确没人守得住神域。









魔族兵临城下,五界无数城池被屠城,血流成河。神域的上神们不动如山,拒不出手,任由魔族在另外五界肆虐,仗着天地大阵的存在,装作无事发生。

直到……天地大阵被攻破。







只有他。








结果他赢了,同时死了。

真是……不负斗神不败威名。

魔族锯了他的龙角,斩了他的龙爪,拔了他的龙鳞龙鬃龙须,剥了他的龙皮……然后浩浩荡荡回魔域的时候,被叶秋用一身龙血画下的阵法当场阵杀。

魔界所有精英全部因围剿斗神倾巢而出,此战过后魔界几乎沦为空界,活下来的魔族人基本都成为了其他五界的奴隶,千年来偿还他们埋下的恶果。






那得多疼啊……曾经磕破皮都会眼泪汪汪找我的他……因为要保证材料效果,活生生地被肢解……我几乎能想象他那时肯定是带着笑的,笑着面对一切,然后看着魔族在狂喜之中步入深渊。







疼啊……






我好疼啊……






他从未想过。

他疼得时候……我也疼啊……







我抬起右手,招少天手下过来。

“夜雨帝尊醉了,送他回屋吧。”

“他清醒过来后跟他说,我先回人界了。”






像是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那梦太美好,我不想醒来。

那日他盘腿坐在地上后,死活不肯起来跟我继续往回走,说自己实在太累了。后面又嫌弃野外睡觉不舒服,纠结到我看不下去,将那坛桃酒放进篮子后,拖着他回了宅院。

说实话,那时候我胆子的确挺大,叶修的确脾气挺好,致使我对神秘莫测的前辈,居然是真.拖回去的。

等到坐在了椅子上,叶修就仿佛磕了灵丹妙药,打了鸡血蹭得兴奋:“开坛子,开坛子!”

“前辈,已经很晚了。”

“不行不行!我跟你回来不就为了一饱口福嘛!熬夜熬多了,反正不打紧,没事儿!”

拗不过,给他开开,那黑曜石般的眼睛被灵泉洗涤过似的:“快快快!”

我哭笑不得:“您慢……”点。

“咚。”

我看着喝完后脑袋直接砸在桌子上,发出重重闷响的他,额角抽了抽。







打地铺睡觉真的很不舒服。








第二天,我忍受垃圾话帮这人梳洗打理好了,这人懒懒散散地窝在躺椅里,看起来就小小的一团:








“文州啊……你这手艺真不错。”

“本……我决定,以后就都到你这蹭吃蹭喝了!包了你恩人食宿啊!我下半辈子生活质量就靠你了!你别给我跑啊!”









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只要您不嫌弃,文州都可以。”






他食言了三千年。








我没跑。

他跑了。

没带我。







我曾想要攀爬到同他一样高的高度,和他并肩前行。可等我也成了帝尊,站在神域眺望六界,才发现原来高处不胜寒,并没有人愿意和我共享人世繁华。







宿醉的感受并不好。

我盯着三千年从未变化过的熟悉屋顶——或许当年他就是像我这般状态,迷迷糊糊地说了,然后在三千年的岁月里忘了个干净。

我睡了整整一天。

窗外残阳似血,我庆幸自己没有错过时间。我算过,每年今天的桃子最甜,最适合酿酒。

我强撑着起床,带着篮子去了后山。







我摘了满篮鲜桃回我那宅院,在半山腰顺眼眺望过去,那屋子跟三千年前并无不同,时间好似在这里彻底停止。

我酿了三千余年桃酒,手艺比起三千年前至少应该有点进步,可他还是没有回来。

在我推开门后,我袖中白蛇倒是率先冲进了院子,它乃是我身外化身,虽有神感通识,但它完完全全想什么我是不清楚的。

我顺着小白的动作望去。

定睛一瞧才看清原来是段青色的蛇尾巴,露在我放置于桌上的一坛桃酒坛口边沿,在微微地晃动。小白好奇地凑过去,用自己的尾巴尖碰了碰那青色的尾巴尖。

轻风拂过树林,枝条沙沙作响,暖色的阳光给两尾巴尖镀上了金边。







非常平常的一天。

多年后,我清晰地记得跟少天喝酒时的种种细节,却因宿醉对这天黄昏只记得大致情况。







我放下篮子,走了过去,一手捏住一条尾巴,提溜起两条不省心的家伙。






我笑:“你在干什么?”








念念不忘,终有回响。



>>>>>>

FIN.













应该还有个老叶第一人称视角的番外……
喻叶真的这么冷吗……不可能,还是我写得太烂,求个评论啊QAQ看文的留个痕迹好不
我写文两年多第一篇短篇完结的……给点鼓励呗
(இдஇ; )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