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 斯德哥尔摩情人04

●极其狗血OOC

●前文戳TAG,预警见01

※本文心理学情节酌情瞎编为剧情服务

本来是想情人节发的,后来觉得好像有点不应景……大家不要对这个叶修有啥偏见啊!他俩人格可以看作是原先叶修强势的一面和不强势日常的一面!至于背景什么等我慢慢写……否则一大堆设定砸下来有点傻看得雷

还有我回老家了……将会失去信号至22号QAQ,不要抛弃我TAT,我很乖的==
————————————





全赖我忍受,才让你享受

我是同谋,绝对是同谋






>>>>>>


“你和他不可能分离,你们都是叶修。”

喻文州的声线清冽悦耳,压低嗓音说话的时候对听众的心理承受能力绝对是个考验。此刻他紧紧地盯着叶修的双眼,一字一顿,郑重其事像是告诫叶修……也像是告诫自己。

叶修低吼:

“我是,他不是!”

“他只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他本不应该出现!他既然要出来,那我只能送他离开!”

他转眼看向淡笑着的喻文州,之前脸上冰冷到不近人情的面具被他亲手撕毁,眸光锋锐如剑仿佛要直直刺穿喻文州温润贵雅的外表。

心脏疯狂地跳动,被迫囚禁的意识发出不甘的反抗。叶修闭眼按压心口处,抬头伸长脖颈深吸口气,勉强压下了萦乱的喘息,这才睁开眼睛定定瞧着喻文州,唇角勾起弧度维持标准微笑:

“我才是真正的叶修。”

“我拥有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叶修现在所有的身份地位由我一手创建,我凭什么要将我的努力结果白白分享给一个占据我身体的家伙?而且这位还是不速而来,我每次醒来总能见到他给我留下的一堆烂摊子。叶修的身份不是给他闯祸用的。”

“显而易见,他的出现对叶修并没有什么好处,而我……才有资格拥有这副身体的掌控权。”

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又淡了些,如果叶大少爷现在的状态非常正常,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喻文州那双眼瞳中的怜悯与……冷漠。

他将手插进大衣口袋:“你要知道,DID其实现在医学界对它还没有准确的定义,我们不知那些所谓的人格从何而来,将到哪里去。我们甚至无法确定这究竟是不是病人在装病……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你要知道有些病人其实是人格障碍症——比如说表演人格。”

“来个顶级奥斯卡影帝,我觉得只要他能保证自己的神经24小时保持紧绷,持续他下半辈子不要露出马脚,我想他家一定会门庭若市——心理学家会踏破他家大门。”

喻文州垂下眼帘,低声浅笑:“毕竟……DID患者是如此稀有。我的导师曾经这么跟我说,如果我这一生能有幸了解到一位真正的DID患者,并且深入研究得出正确结论,SCIENCE还是NATURE随你发表论文。”

叶修将汗湿的额发捋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那很好,我觉得我没病。喻先生,我们可以结束这种治疗关系了吗——新杰那边你不用在意,我会跟他打好招呼的。这件事是我单方面的,你不用付任何责任。”

喻文州抬眼看他,然后莞尔:“可能是我之前的言论过激了吗?叶先生,我是专业的心理医生,作为我的病人,你应该相信我。至于结束疗程——抱歉我做不到。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这种心理治疗不可能半途让他人接手——我这是在对你的精神情况负责。”

叶修眯眼:“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我不是三岁稚儿也会为后果负责……”

铃声打断了叶修想要说的话语,他蹙了蹙眉看向喻文州插进口袋的大衣,喻文州抽出手:“不是我的手机——是你的吧?”

“看着,是谁令幸福殓葬。”

“别喊冤,别叫屈,别诉苦。”

“在这宗惨案——”

“你在念什么?”

喻文州表情此刻看起来有些无辜:“我很喜欢这首歌,正好是家乡那边的语言,就学了点,怕哼出来不成调,兴起念了几句。”

话音刚落,他又自顾自地念起来:

“全赖我忍受,才让你享受。”

叶修的看着喻文州一张一合字正腔圆地念着歌词,铃声在耳边萦绕久久不愿离去,对于他来说晦涩难懂的粤语歌词,逐渐展示出了它们真实的面目。

“我是同谋……”

“绝对是同谋。”

已是初秋,夜风凉爽,叶修感觉自己的五感在这飒飒秋风中渐渐丧失了他们的作用……通体冰凉。

喻文州的声音随着最后一个音节在叶修心头重重落下,两人似笑非笑的视线在半空中汇聚,在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溅出无形的火花——没有人愿意退让。

铃声锲而不舍地再次响起,打破两人那种僵持的局面,叶修避开喻文州的目光,拿出手机接听电话:“新杰。”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的眉目瞬间柔和下来,像是锋芒毕露的绝世宝剑终于找到了和它配套的剑鞘,愿意收起那咄咄逼人的锋芒,甘愿放弃征战沙场在华美的壁橱中做完美的收藏品。

真是令人不爽啊……

喻文州的手在口袋中攥紧。

事在人为。

手慢慢松开昂贵的布料。

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碰到过?命运既然从不曾站在他这边,那么他就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

不急。









挂了电话,叶修的脸色又一次沉了下去。

他什么也没说,眼神却带了罕有的阴翳,手指迅速地滑动屏幕输入密码解锁,然后在短信等手机界面迅速翻看历史记录。

喻文州好整以暇地等着。

叶修的话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他今晚跟谁在一起?”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喻家占股的酒店,有大人物过来登记入住,就算再乔装打扮……我不相信喻家连这点手腕也没有。”

喻文州笑:“既然是众所周知的大人物,那就更不可能跟外人说起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何必互相为难呢?”

所以是真的。

叶修烦躁地将手机揣进口袋,掌心顺带触摸到了一个熟悉的长方体,冰冷的触感让他冷静了些,下意识想要抽出来。直到捏上柔软的烟头时,叶修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瞬间懊恼自己刚才想要做些什么——凭着喻文州和张新杰的关系,自己抽烟这件事肯定瞒不住。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弥补它的漏洞,在叶修决定做张新杰的正牌男友时,这一切的错误就有了他们共同的开端。

不得不承认,叶修居然冒出了这个念头——要是当时他拒绝了张新杰的告白就好了。多么让人羞愧的想法,在萌芽的那一刻就被叶修抹杀在摇篮里。

木已成舟,叶家人敢做敢当。

叶修强按住自己抽出烟的动作,将那只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漫不经心地划过鼻翼——淡淡的烟草香气是十年来最熟悉的味道,带着岁月的痕迹,拥有仿佛能安抚灵魂的魔力。

张新杰出差帝都,要以JN军区医院的副院长作报告,叶家老爷子也一通电话打给叶修,要求没心没肺的叶大少回家看看。两人本想一起出发的,没料张新杰临时有事又在Q市呆了一天。张新杰想到叶老爷子不怒自威的脸,只好劝着爱人先自行前往帝都,他第二天再到。

“到时候给我接机。”张新杰无奈的神态还历历在目。向来自律得让人怀疑他就是台精密机器的男人,在爱人眼前跌下了神坛,拥有了凡尘气的七情六感。

可是他从未料到,叶修只是在飞机上打了个盹的功夫,这具躯壳里就换了个人,将接机这件事抛得一干二净,还跟别人滚上了床。

叶修今天本来早早预订好的行程是这样的:拜访正在帝都医院任职的医生喻文州吃顿中饭,然后去接下午的飞机,晚上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三人来个接风洗尘宴。

结果行程变成了这样:喻文州说中午医院有事,所以中午变成和百忙中抽出时间的王杰希吃了顿饭,猝不及防的表白婉拒后,王司长恼羞成怒,啥都不管把他按到床上差点做死——直接放了喻文州和张新杰的鸽子。

所以医生这个职业对于爱人来说,实在有些讨厌,但他们不能说,因为这玩意儿是救死扶伤,对人类发展做贡献。

喻文州现在站在这里,叶修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洁身自好的喻大少是看不上那些胭脂俗粉的,所以他肯定是去接了张新杰的机——叶修隐约想起在失去意识前见到的男人,他可以确定,就是张新杰。

——张新杰没有认出他。

叶修苦笑。

他不知是该庆幸自己的演技够好,还是该责怪张新杰对他的了解不够——他从未想要将自己所有的面貌展现给张新杰,而张新杰很聪明,他不问不说,在男友的身份上勤勤恳恳,除了因不可抗原因常放鸽子,面面俱到几乎完美。

他耐心地等待,等叶修一层层将自己所有的伪装剥离下来。

而叶修默许了。

他甚至开始主动向张新杰走了几步。

在等会儿……等这一切命运的捉弄全部结束。

他就可以休息会儿了……他们会拥有个没有阴霾的未来。

不急。









夜凉如水。

不管怎么说,自己没有被飞机晚点迎面撞上的张新杰认出,已经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身上还因为纵.欲有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困意一阵阵袭上心头,叶修又眯起了眼睛:“你开车来了吗?”

喻文州:“……恩?”

叶修主管人格是个怎样的人,没有比作为他心理医生的喻文州更清楚的。那位完完全全就是按照叶家的铁血家规应该长成的继承人模样,跟他说话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唯恐一句不慎就会被这位捏住了七寸。

喻文州脑中快速运转,得到叶修以各式各样角度发难后的应对方法……结果他扯着快要僵掉的笑脸,叶修这雷声大雨点小问的什么鬼玩意儿?!

喻文州斟酌三秒:“开了。”

“恩,送我回叶秋那臭小子家。”

喻文州:“……”

然后他释然了。

至少能跟叶修独处在密封环境一段时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喻文州不至于这么瞻前顾后,徐徐图之可是他的强项。

于是他又笑了,这次的笑意明显和之前截然不同,可叶修眼皮在搭上的边缘,心心念念全是叶秋家那张席梦思大床,睁眼瞎忽略眼前美色:“好。”

恩,叶修心道:等他一觉睡醒后再管这些有的没的。




>>>>>>

TBC.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