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云胡不喜 上

●架空古风paro,逻辑只为谈恋爱

●沉稳权臣王×风流将军叶

●祝大家元宵快乐!肝力不足写得吐血,并且不知道在写什么玩意儿,又分成上下了(눈_눈)颓废

————————————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









>>>>>>



“爷,您请。”

掌柜殷勤地迎着王杰希上了楼,刚推开厢门,就听到个轻佻男声玩世不恭道:“哟,来的挺早嘛,大眼儿……恩?”

掌柜看着懒懒倚坐在窗台上的不速之客,听着那吊儿郎当千回百转的儿化音,眼前阵阵发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吾命休矣。

他用自己顶上人头做保,在他下去迎人上来之前,这天字一号房他是再三确定打扫干净后门窗紧闭,就怕让即便是只小虫飞来扰了权倾朝野的王丞相雅兴,进而引来无妄之灾。

怎么还会有大变活人这种情况发生?这世道奇人异事多,可怎么偏偏在这种节骨眼上让他碰上了?而且喊王大人的这称呼……他听了真是要老命……

掌柜两股战战:“爷,这个……”

没想到王杰希却并没有恼,只是蹙着眉头,眉心处浅浅抹皱痕:

“退下。”

掌柜怔住,旋即撞上了窗台上人笑意盈盈的眸子,这才浑身一颤:“……是!”

那人又懒洋洋地搭腔:“记得把东西赶紧送上来啊!尤其是那什么……对,神仙醉,多来几坛!咱们大眼儿有钱,不在乎……”

他转眼看面沉如水的王杰希笑:“你说对吧?”

王杰希不答,掌柜飞速权衡利弊后牙关一咬,点头哈腰跑路的动作连贯至极:“小的告退。”

“走吧走吧!”那人抬起爪子,有气无力地朝掌柜摆了摆手。









“成何体统!”王杰希一甩袖子背负起手,面色阴沉,“堂堂镇国大将军做出这么有失身份的事情,还嬉皮笑脸不知悔改,真是……”

“啧。”

叶修将闲散翘着的二郎腿收了起来,翻手撑着窗沿跳下。他没戴冠,仅仅用条月白色的锦带将已经略长的头发懒懒束起,松松垮垮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散架。

他拍拍掌心上的尘土,然后随手将一缕飘到额前的头发捋到耳后别好,完成这些动作后他又靠上了窗台,轻描淡写打断:“怎么,有人踩了你老虎尾巴就约我出来,拿我出气?”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你带兵进京?”

叶修刚才瞧着满桌珍馐食不知味,便随手招伙计来了盘炒花生,一口米酒再丢个花生米,咔吱咔吱吃得开心活像只天竺鼠。

要是被叶秋见了,绝对要痛心疾首自家哥哥这些年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怎么尽喜欢吃这么些廉价玩意儿。

“怎么可能,”叶修陶醉地半眯起眼睛,“我那就不是等着被扣上顶谋逆的帽子。”

“自投罗网。”

“唉唉唉什么意思,”叶修作势要撸袖子,“你这是相信那群老头儿?”

语毕,又洋洋自得道:“要是我不想,他们怎么可能动得了我。”

王杰希垂下眼帘,取过酒壶将叶修仅剩个杯底的酒杯斟满:“我站位了。”他将酒杯推了回去,对着叶修挑眉。

叶修捻花生米的筷子一顿,似笑非笑地瞧着王杰希半晌,见他依旧四风不动泰然自若,顿时自觉无趣。举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敷衍地向王杰希示了杯底:“肱骨之臣还是千古罪臣,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我自认问心无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自得其乐就好。”

王杰希开了坛神仙醉,酒香袅袅飘了出来。叶修抽了抽鼻子,馋虫被勾了出,但想想自己的体质,只好满脸苦大仇深地低头干了一大口米酒,心道自己之前催催催,现在全便宜了王杰希这家伙。

“你倒是胆大——不怕我动些手脚?皇帝可是想要收回你手上的嘉世军很久了。”

叶修低笑:“你也是胆大——我十八岁未及弱冠便带嘉世打仗,要是这么容易着了道,我现在坟头上杂草估计三米高。”

“我在帝都出了事,皇帝也别想在那把椅子上好过。”

王杰希轻嗤:“是谁刚才说的好像自己无欲无求,一心效忠皇室的?”

他压低声音:“真认为嘉世没有了你不行?那个叫孙翔的,现在可是御下的红人。叶秋……或者应该说是叶修?记住你现在身份要是败露,欺君之罪满门抄斩。”

“在他抄我们叶家之前,我先烧了他皇宫。他要是想对我们家列祖列宗做什么的话,我现在就去挖帝陵卖宝贝换军饷——反正朝廷克扣我们嘉世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想弟兄们应该会很愿意做这门差事。”

叶修懒洋洋地说完,偏头向窗外看去,天色已暗,街边挂着的花灯开始一盏盏亮了起来,微弱的光芒地点缀在各处就好像是散落的星子。

“大眼儿……呃,不对。”

叶修随口开了个头,又马上刹住回过头正正神色:“丞相大人,你说我这大老远紧赶慢赶提前三天冒着生命危险悄悄入京,不就是为了赶上这一年一度的花灯会么?咱们就别在这儿煞风景了,好歹还没过完年,一年下来也就这些天能够乐呵乐呵。”

叶修说到这里突然笑开了去,眼睛弯成了月牙:“……可否愿意与我同游?”

说着说着还是假正经。

王杰希别开眼不去看他。









王杰希很早就认识叶修了。

那时候王丞相还不是王丞相,是王大公子;叶将军不是叶将军,是叶小将军。

王家为了让嫡子进入朝堂前能够懂点事儿,便将王杰希扔到了千里之外的江南水乡。那里天高皇帝远,加上江南惯是富饶,官员们身上的血是什么颜色自己知道。

而叶修则不靠谱的多,他是为了逃婚——逃到了江南去当了个兵……这想法也是够特立独行,简直就像无聊的话本里所讲的情节。这让去西北堵人的叶家一无所获,等发现时叶修早就身居高位手握重病,木已成舟无力能改。

马蹄哒哒踏过江南朦胧的烟雨,少年时的好奇让他无法静下心来读书,卷起窗帘偶然见到的景色终成了他此生唯一的追逐。

叶修当年应是刚及弱冠没多久,身上的气质是介于少年青涩与青年风流糅杂起的混合体,却多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韵味。

身着白袍骑着白马,举手投足间尽是世家才能沉淀出的风度优雅。声音始终是慵懒的,羽毛般在心头轻轻划过不带丝毫痕迹,只留下若有若无的触动残念。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哎呀呀,沐橙不要老是向我丢手帕嘛,要是让你哥知道我不就惨了?”

“楚姐,不要管他,他就是这张嘴闲得。”楼上漂亮姑娘似乎在劝着另个人,在关上窗前冲他做了个鬼脸,引得一声轻笑。

这扇窗合上了可不代表就没有其他人了,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似乎对其他姑娘没有兴趣,提着缰绳准备走人。

马车跑得快,在经过的时候王杰希很容易就看清了那人的容颜。和想象中的相差无几,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相貌,却让人看得莫名舒服。尤其是那双下垂眼,明明是少年无辜的气质,染上了淡淡的促狭后像只涉世未深的小狐狸。

他漫不经心地漫步在细密的雨帘中,雾气模糊了棱角。公子翩翩策马江湖,好一副潇洒世间的真实写照。

不经意间瞟到了路经的少年,沉默一秒后却突然开怀大笑:“哟,小家伙这眼睛挺有趣的嘛!看着就让人心里舒坦,逗谁谁都乐……是个宝贝!”

那时候的叶修还年轻,锋芒毕露嘴上不把门,在想到啥说啥的无差别攻击下,能一本正经地不破功全是人物。

“……”

呵,刚才算我眼瘸。

王杰希面无表情想。





>>>>>>

TBC.

热度 31
时间 2018.03.02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