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云胡不喜 下

●架空古风paro,逻辑只为谈恋爱

●前文戳TAG,预警见「上」

●老王陪老叶压马路……我终于写完了哈哈哈哈,然鹅坑还是好多ORZ

————————————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王杰希跟在叶修身后,看青年蹦蹦跳跳地逛街,一会儿去看看这边卖糖画的,一会儿去看看那边捏泥人的。

然后只要他看上的小玩意儿,基本就会直接拿走,并且向老板指认移动钱包的所在方位。而王杰希在经历了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惊讶后,迅速地进入了这一角色,“人傻钱多”满脸麻木地一个个付钱过去。

……心里居然还想着叶修至少还没有坑他坑得太厉害,全挑着便宜的小东西买。王杰希本人身上是不可能带着巨额现银的——连银票也不可能带很多。要是叶将军脑一热,想不开从旁边玉器店古玩店字画店顺手拿了幅珍品……

王杰希约莫着自己是在被扣住闹开,或者是明天早上被弹劾贪污之间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没救了。

怀抱着满满一怀草编的蚂蚱,被老板娘死死拉住不得不买的劣质玉佩,糖葫芦若干等许许多多王杰希本人也叫不出来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当朝英明神武的丞相大人孤独地站在街角,觉得自己之前真的是抽风了才会答应叶修那么无聊的邀约。

——明明已经预见了结局,却还是装傻充愣地往里面跳。

真是够自欺欺人。









叶修又看上了个灯笼。

在小贩复杂的目光下,王杰希艰难地腾出只手摸了张银票拍在案上:“不用找了。”
  
小贩本来嘀咕着一大老爷儿们为什么会给另一个大老爷儿们买莲花灯这种玩意儿,定睛一瞅银票面额,顿时将杂七杂八的想法抛掷脑后,喜笑颜开道:“谢谢爷,您慢走。”

王杰希点点头,对着莲花灯发愁——他实在没手拿了。

用堪称杂耍的动作提起了灯笼,王杰希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失去了叶修的踪迹。

满街灯笼晃着人眼,王杰希隐约看见那熟悉的身影跑进街旁小巷里。他稍稍有些心郁,没想太多便抬腿迈去。

直至他反应过来。








人们除了为数不多就寝的外,基本全聚集在街道上欢庆盛典。

王杰希现在所处的小巷极偏,鼎沸的人声像是隔了看不见的屏障,在耳畔模模糊糊地听不实切,仿佛就是两个世界。一阵刺骨的夜风袭来,让好不容易沾上人气的温度再次尘封进了冰冷的躯壳。

对方先向王杰希行了个礼,挑不出错的动作下,眼里满满是骄傲自负:“丞相,我家主子有要事相告,故小的不得已现今将您引了过来。”

王杰希不言,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那人,他的锐气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王杰希的视线下消磨殆尽。

那人一咬牙,垂下头将袖中信封双手递给了王杰希:“请大人过目。”

王杰希低眸看了看自己双手:“念。”

“……”

“圣旨上书叶秋于三日后至京,而叶秋却提前携亲兵入城,实欲谋反大逆,愿丞相以大局为重……现叶秋孤身一人……”那人念完冗长的信件,然后壮起胆子回视王杰希,“这是天赐的好机会,主子神机妙算早已埋伏好人,就等丞相引鳖入瓮。”

王杰希默了半晌,这才捏起薄如蝉翼的信纸放在莲花灯中那烛火之上,特制的纸张瞬间被火舌舔舐为飞灰。

“陶大人有劳了。”

“愿清君侧,共筑大业。”








王杰希终于找到了叶修。

前半夜有个放孔明灯的活动刚刚结束,叶修跑了半个城过来的时候就正好赶到商家准备收摊回家。

叶修不干。

于是王杰希远远看见叶修屈肘撑在案台上,叼着糖葫芦说话含含糊糊还执意跟店主侃大山。过了一会儿看商家的脸色,王杰希猜测需要他出场了。

果真,叶修抬起头来环顾四周,看见他后欢快地朝他挥舞拿着根竹签的爪子:“嘿,大眼儿,快过来!”

王杰希:“……”

兴致勃勃的叶修还在向他炫耀:“你说我厉害吧?他本来要收摊了,结果我硬生生说到让他把最后一个卖给我……”

虽然花了十倍的钱。

付完钱的王杰希已经看淡红尘,叶修拿着支毛笔在灯面比划:“你说我写什么好?”

“……随便。”

叶修看了一眼明显不想多言的王杰希,似乎也有些悻悻地拿起笔开写。

王杰希瞟过去。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叶修将笔递给王杰希:“还有一面,你要写吗?”

王杰希斜眼看叶修,然后沉吟了会儿才落笔。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叶修笑。







他举起灯来细细端详,像是捧着什么宝贝细细鉴赏,可在王杰希眼里两人的字不可谓不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家伙还沾沾自喜,抬眼看他:

“唉,你说好看吧?”

叶修的眼里映着万家灯火,亮得让人心悸,王杰希被这光芒灼得生疼。

他再次撇开眼:“恩。”







叶修觉得自己就是想不开。

可惜他心甘情愿。






王杰希被叶修拽到了堪比他之前呆的地方的偏僻角落。

河水在他们面前静静地流淌,水面上偶尔有花盏顺水漂流而过,在河中间轻描淡写打个旋,然后消失不见。

叶修嫌他怀里那堆东西碍事,把零零碎碎的全扔了,就剩两个糖画和那莲花灯让王杰希提着,正好一人一糖画一灯笼。

王杰希皱着眉看手中的糖画,他不喜甜却还是咬下薄薄的糖片,看叶修在河边摆弄灯笼。

糖片化得特别快,糖水不甜,这糖画只是看得好看而已,反而粘糊糊得让王杰希觉得喉咙有些干,舌根发涩。

所以他为什么要试呢?

可能只是心有不甘,觉得可能他可以尝试着喜欢甜这种滋味。

妄念罢了。







叶修当年邀他喝酒。

吴雪峰拦住他,给他塞了副醒酒的方子,悄悄告诉他叶修是个一杯倒,有什么不对就立即把他扛回房就可以了。

然而叶修不愧是叶修,异常坚强不屈。

的确是一杯倒,要不是王杰希眼疾手快,叶修估计会被桌角砸破相。

他小心翼翼地虚扶起叶修,叶修很瘦,他甚至可以摸到那薄薄皮肉下硌手的骨架。一年下来,他这才发现原来战场上叱诧风云的斗神,仅仅只是个苍白瘦削的少年而已。王杰希不敢用力,他觉得叶修今晚很不对劲——像是对水中的月亮迷恋已久,忍不住伸手想要触碰到那温和柔美的光辉。

可水中月一触即碎。

真正的月亮永远高挂于半空之中,无悲无喜地俯瞰整个世界,一切龌龊心思在它眼中无处遁形。它亦不恼,只是用怜悯的碎光洒落进羞愧的灵魂,依旧高高在上。







他害怕。






然而叶修今个儿似是一定要重振威名。

路走了一半,王杰希就被一阵大力瞬间按在了雕花木窗上,棱角让他后脑钝疼,倒抽一口凉气。他皱眉,刚想开口训斥:“……叶修!”







后半句消逝在湿润的唇瓣里。







叶修醉醺醺的,一双眼睛黑得看不清眼底,他吻得轻,仅有那一丝丝触感,不过对于王杰希也足够了。他身上的酒香味和院子里的桃花花香萦绕在王杰希鼻尖,让王杰希仅剩的理智搅成一团,灰飞烟灭。

他迅速地反客为主,将这副柔软的,任他掌控的身子狠狠撞在了柱子上。






然后颤巍巍的,伸出一点舌尖。







叶修此刻却突然抽离开来,在王杰希阴沉的目光下抵着王杰希的额,双眸里氤氲着朦胧的雾气,双唇紧贴喃喃道:“阿秋……”





这人挥舞起却邪杀出一条血路,以铮铮傲骨开辟国土,以斗神之名贺大耀王朝万寿无疆,光芒万丈无人可挡。

神是不会走下神坛的。

就算曾经有过,那个让他这样做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永远不会是他。




叶修似是还没有回过神,连绝尘而去的王杰希都没有管——或者说他根本没发现。他靠着柱子滑坐下来,巨大的悲伤剥离了他所有尖锐的刺,褪去了他坚厚的铠甲,露出他瞬间懦弱的灵魂。

“你走了……”

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我只有大眼儿……”







“可是……”

“他不要我啊……”








“唉!走什么神呢?让你过来帮忙!”叶修嘟囔着快步走来,“不要让哥使出绝招啊!”

王杰希垂眸,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

叶修再次发现,这双引起他注意,又让他倾心的眼睛里……没有他。

他咬咬牙,闭上眼睛踮起脚——

轻轻吻了下王杰希抿成线的唇。






——和当年一模一样。






王杰希手中的莲花灯落到了地上,灯中的蜡烛翻落点着了纸质的莲花。






啧,什么破商贩。

叶修的糖画明显比他甜。






等王杰希回过神的时候,叶修已经又回到了原位,继续摆弄那半人高的孔明灯——就是因为太大,它才会卖不掉,继而被某王姓及某叶姓冤大头捡漏的。

如果不是那泛红的耳根,就完全是当年那起事的翻版。






第二天,叶修打理好了自己,那平淡冷漠的模样和这些天来别无二样,让王杰希觉得昨晚果真是场迤逦幻真的梦。

他自嘲:对呀,怎么可能呢?

然后毕恭毕敬地递了辞信上去:“家父希望我能尽早还京。”

意料之中。






似乎连时间也站在叶修这边。

王杰希比叶修小几岁,心却早已苍老。

而叶修不戴冠,似是当年故人来。

金戈铁马,眉目如画。






王杰希想了想王家的底蕴,然后叹息。

叶修借着孔明灯的遮掩悄悄看王杰希。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王杰希正色理了理衣冠,背着手踏过地上莲花灯留下的灰烬,淡定地踱步过去。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需要我帮忙吗?”

>>>>>>

FIN.






————————————

有空修文

下周二月考,拜下叶神,你看我都让你们HE了(什么鬼QAQ)

热度 28
时间 2018.03.18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