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ABO】Star Sky 序章

OOC,帝国皇帝周A×联邦元帅叶伪A真O


●星际paro正剧向,机甲异能啥都有,想看甜蜜蜜谈恋爱的可以撤退了(。)


●后期生子,没有过程只看结果(我只想弄个小小周或小小叶玩


●欢迎评论,如果不词穷的话都会回答


●前后文如有矛盾,参照已修改的前文(我记性不太好


●bgm《Star Sky》




※此文由本三岁编写,请勿代入真实历史情节,没文化历史渣的没逻辑无脑吹,如有不适请立即关闭逃生,接受正面意见,KY拜拜


目录及大事年表


————————————






我们抬头仰望星空,那里有无数星辰在指引方向

我们低头脚踏实地,这里有我们毕生追求的信仰

我们驻守于祖国的边防——我们的第二故乡

我们终将被埋葬,不屈的灵魂却铸成万丈的荣光

傲骨不会消亡,荣耀永不散场

联邦精神,万寿无疆






>>>>>>


银河历1899年,哈迪斯星系,Y-36小行星。

狂风裹挟着碎石沙砾咆哮着袭过每一寸土地,一架残破的机甲瘫倒于虫尸堆顶。

它的机身已经残破残破不全,机表被具有腐蚀性的虫唾腐蚀得坑坑洼洼,和这座成为荒星多年的小行星地表相比起来依旧不呈多让。昔日威风凛凛的形象尽数倾塌,它看起来是那样的狼狈不堪,一次次艰难地爬起,却又无力地坠倒下去。

无数次的尝试足以令人心生怜悯。

这架机甲已经丧失战斗能力,它甚至连自由行动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它的操控者不相信。

少年Alpha咬着牙,干燥起皮的下嘴唇被他生生用牙齿撕裂,铁锈味让混沌的大脑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明,他强撑着意识,双手快速地摆弄面前巨大操作台上精密的仪器。

数日连续高强度的作战让他甚至没有合过一次眼,精神力早已耗尽,只能凭借手动操作来驾驶机甲,血汗的混合液顺着这张憔悴苍白的脸颊轮廓滑落到布满灰尘的地上。

身体精神上的苦楚不算什么,少年死死盯着时不时“嘶啦”一声花掉的显示屏,双目通红凸起泛着血丝,充满蚀骨的恨意——不远处几只巨大的变异虫怪顽强地翻了个身,扒拉开同伴的尸体,布满尖刺的触角在空中寻觅了阵,发现目标后流着恶臭的涎水一瘸一拐挥舞着巨大的镰臂爬了过来。

能源灯一闪一闪的,间隔时间逐渐增加,每一次的跳动都似乎是最后的苟延残喘。刺目的红光映着少年绷紧的下颌与脖颈连成的锋利线条,他的眸子里多了种无法用言语来描绘的东西。

弹药早已用完,没有战友,没有后勤,没有援军。

他是他们队的新兵,前辈们嘻嘻哈哈地把他推到身后,说带他长长见识:小朋友刚上战场还是要多学学才能保护好自己,才能守护好这辽阔的边疆。

可当前辈们都战死后,虫族才不会管他是不是新兵。

驾驶舱门变形后透风,少年嗅到了代表死亡脚步的血腥气,浓郁得让他大脑发胀。其中大部分是各类虫子们的……当然也有他的战友们的。

他想起他小时候总喜欢趴在窗台上,远远望着嘉世军校朴素庄严的校门。母亲那时候总喜欢抚着他的头发,在无数个漫漫长夜里轻声讲着早逝父亲的峥嵘岁月。等母亲收到他的录取通知书时,深埋掌心后那饱含欣慰与心酸的啜泣。

他想起刚入学时,他们挥洒在操场上的汗水泪水,教官疾声厉色的训斥:“连这点苦都不能吃?你们以后是要上战场打仗的!你们配说自己是个嘉世人?滚蛋吧小兔崽子们,虫子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他想起入伍前,母亲送他出门时,身后花瓶内在阳光下尽情舒展枝叶的茉莉。妹妹嘴里含着棒棒糖,他蹲下身像小时候母亲对自己一样,摸了摸妹妹的头,说哥哥一定会开着大飞船经常回来看小公主的。

少年清晰地看见了不远处大张的虫口内部数不胜数的尖牙,磨牙霍霍的虫子们正淡定地靠近机甲。它们不紧不慢,似乎笃定少年将是它们的盘中餐,

他异常冷静,在脑中迅速计算出结果后整个人如释重负。

队长抓着他的手,让他一定要处理干净这颗小行星上所有的虫子,等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后才不甘地离开这个世界。母亲和妹妹估计已经安全撤离到内星系了,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牵挂。

第一只虫子已经开始啃食机甲外壳。

少年下意识整了整自己的军装,用手捋捋褶皱,然后取过一边的军帽拍拍灰尘,戴好戴正。

他是一名Alpha军人。

举起手中的武器,为自由而战,为和平而战,为脚下这方土地而战——无畏无惧,万死以赴。

这是属于他们的荣耀。

少年等着所有的虫子都凑了过来,他这才从容地发出一段信号,无论有没有人能从辽阔的星空中捕捉到这微不足道的渺小声音:

“这里是Y-36行星驻军,向元帅致以崇高的敬意。”

“嘉世军团万岁!”

他面容平静注视着正贪婪吞食机甲的变异虫族,轻描淡写地按下那小巧的按钮——喑哑的尾音在火光中化为飞灰。







“联邦精神万岁!”






任务终于完成。

……他也算没有辱没这份荣光。







小女孩趴在舷窗上,充满好奇地望向窗外璀璨星河。她容貌稚嫩,杏核似的大眼睛流露出不谙世事的天真,嗓音甜甜的,像是揉了一把蜜糖。

她手指点着窗户,回头叫母亲:“妈妈你看!那颗星球上在放烟花!”

见母亲没有答话,她瘪着嘴摇晃着母亲的袖子:“妈妈你看嘛!你看嘛!”

发怔的女人回过神来,勉强挑起唇角回应小女儿:“……嗯?”

“过去了呀!”小女孩儿回过头,发现之前那朵小小的火花已经不见踪影。她沮丧地从自己的座位上爬下来坐好,垂下头把玩自己的手指,嗡嗡嘟囔重复着一路上已经问过无数遍的问题——

“哥哥为什么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走呢?”

女人的脸霎时变得惨白,活脱脱像是有人拿着油漆桶不由分说浇上去似的。她弯腰搂住女儿小小软软的身躯,似乎想要从这副躯壳里汲取一些足以让她支撑下去的温暖:“哥哥去保护我们……他是个英雄呀……”

“嗯,哥哥是英雄!”小女孩儿挥舞小拳头,为自己打气,“我长大后也要像爸爸哥哥那样做个英雄!”

“他一定会回来的……”女人喃喃念叨,她刷地捧起女儿的脸庞,眼里是殷殷期望,“妈妈跟你是不是跟你说过,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对么?”






回答她的是拉响的警报声,尖锐刺耳的音波瞬间击穿了拥挤船舱内所有人故作的坚固外壳。

“请乘客们保持秩序,系好安全带,我们即将进行空间跃迁。请大家保持镇静,嘉世军团已经在前线抵挡住了所有进攻,我们拥有一支强大的护卫队,本次航行不会出现任何安全问题……”

甜美的女声从舱顶数个音响中传出来,竭尽全力安抚精神敏感脆弱的流民们。他们是危险堆放在一起的火药桶,丁点火星就足以让局势彻底失去控制。

近一个月的战乱使整个哈迪斯星系居民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他们像失去了壳的蚌,又像是一群惊弓之鸟,只要一点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他们精神崩溃。

口音浓重的叫骂声不绝于耳,女人小孩凄厉的尖叫哭声加以点缀,奏成群魔乱舞的现实主义乐章。乘客们形形色色,有衣着褴褛的乞丐,也有贵气典雅的富人,当然更多的仅仅只是个普通人——无论之前的身份地位如何,自从踏上这艘飞船起,他们的命运就紧紧捆扎成一团。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被联邦吹捧了千年的平等终于表露出它真实的面貌。

剥离一切浮华虚伪的外表,生命都是同样的脆弱渺小。

播音员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重复着内容,过了许久后,吵吵嚷嚷的氛围似乎才有片刻安息。惊魂未定的受惊鹌鹑们窝在一起,小女孩儿清脆如风铃的声音结结巴巴,是如此的引人注目:

“妈……妈妈!妈妈!”

她睁大了原本就滚圆的眼睛,看起来更像了无生气的漂亮洋娃娃。

“怪物……怪物!那里有怪物!!”






“巨型蜈蚣”从空间缝隙里探出的半截虫身就比整个飞船队列还要庞大数倍,能够承载一个城市居民的巨型飞船想冲过它的拦截就是飞蛾扑火。它只用表演个牛饮动作,就足以把整支队伍全部吞入腹中——甚至搞不好它依旧觉得腹中空空。

所谓的护卫队围在空间缝隙旁集火它的关节柔软处,隔靴搔痒般在坚硬的虫壳上溅起小小的火花,改变不了丝毫结果。它随便伸伸腿,就推到了大片编制成员。

女人迅速地回抱住女儿,将她的头扳过来埋在自己怀里。她无视周边形势已经怎样,旁若未闻般压低嗓音诱哄道:“晗晗刚才看错啦!来,闭上眼睛,数一二三……马上,马上就好了……”

她随着自己的话语闭上眼睛,视野中走马观花划过无数记忆的痕迹。

丈夫穿着战斗服,从自己手上摘下机甲戒指,在星空之下向她求婚,脸颊比初升的太阳还要灼红滚烫。

然后是丈夫战友们捧着个小盒子站在她家门口,她打开门,小巧勋章上交叉放置的军刀狠狠地刺痛了她的视网。

一切都结束了。






死亡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或许只用短短一秒,你的意识就会被狠狠拉入粘稠的黑暗,从此再也挣脱不开。

结果现在却漫长得宛如度过一个世纪。






波塞冬的三叉戟插住了丑陋的巨虫,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巨怪徒劳扭动着庞大臃肿的身躯,最后重重地趴下,僵直成死去的垃圾。

机甲身后是还未完全关闭的空间通道,它看起来风尘仆仆,黑金色的铠甲上沾满了血迹黯淡了些许,却依旧是那般桀骜不驯的模样。挥舞着战矛,在万千星河的倒映下,夺目璀璨如骄阳——

斗神的光芒,无人能挡。






摆脱了虫子力场控制后,飞船的通讯设备迅速恢复了信号。

罢工的音响“嘶啦”一声,响起的是陌生的男声:“亲爱的女士先生们……”

他的声音沙哑,透露出一股浓浓的疲惫,他似乎也意识到了,咳嗽几声清清嗓子才继续说下去,寡淡的语言里像是带了神秘的魔力:






“嘉世军团有幸为您护航。”






高大的机甲身后,一艘又一艘的星舰从它开辟的空间通道中飞出——

带着生的希望。






>>>>>>


TBC.









————————————

正文发了一个月后被锁了(。)
正好发个序章
友情提示,本文就是吹叶产物,逻辑什么不存在的,我就是闭着眼睛瞎吹

热度 174
时间 2018.03.29
评论(12)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