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ABO】Star Sky 第二声万岁

OOC,帝国皇帝周A×联邦元帅叶伪A真O


●前文戳TAG,预警见「序章」,目录及大事年表


●本章bgm《intro》



※此文由本三岁编写,没逻辑无脑吹,如有不适请立即关闭逃生。


————————————






是想做活着快乐的傻子 
还是做死去清醒的疯子 






>>>>>> 



银河历1917年,联邦哈迪斯星系,兴欣军校。 

唐柔在显示屏上打出一幅地图:“1835年5月29日,在叶老议长逝世,议会动乱,叶家无暇分身的情况下,嘉世军团凭当时还是哈迪斯星系最高执政官的陶轩总统的鼎力支持,于哈迪斯星系正式组建,其高级官兵大部分为1833年解散的荣耀军团旧部,由前荣耀军团的叶秋少将担任军团长。” 

“这便是嘉世军团的开端,它战无不克,攻无不胜的那段辉煌历史就此展开……” 

“咚咚咚——” 

唐柔皱了皱眉,转头透过门窗看清来者时,那紧锁的眉头才略微松懈了些,却依旧还是有点不高兴。但她还是对军校生们做了个手势,走过去开了门:“叶老师,有什么急事么?我这里上课呢。” 

男人理解地点点头:“Y-36小行星的实践活动因为天气原因提前出发,让小朋友们准备准备赶紧走了。” 

教室里一下子躁动了起来,年轻的军校生们交头接耳,兴奋之意溢于言表。 

叶修制止了想要呵斥学生的唐柔,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朋友们,你们还有一刻钟时间——包括去检查机甲及全员登船飞离军校。” 

他戏谑地笑:“我知道这是你们进入兴欣的第一次机甲实践,兴奋正常,所以我想你们应该并不希望错过出发时间挂科吧?” 

教室里瞬间鸦雀无声。 

叶修懒洋洋靠着讲台,看着小家伙们瞬间起身齐刷刷向他和唐柔敬了个军礼,然后整整齐齐列队从他面前小跑出教室。 

他眼疾手快,顺手拍了拍队尾一个明显看上去比他同学们瘦小多了的Beta的肩:“小家伙儿,加油!” 

唐柔看着空荡荡的教室:“……我还没有说下课。” 

叶修:“……”忘了这茬。 

他摸了摸口袋,刚想掏出根烟,幸好反应过来又迅速地塞了回去:“呃……等会儿到Y-36后,免费附赠一对一指导,算是赔礼。” 

他煞有其事补充道:“这下你赚大发了。” 

唐柔:“……” 

她揭过此事,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下次通知这种事情直接发通讯器就好了,你不是负责老师还要看着他们,没必要跑过来亲自通知。” 

“我这不是怕你跑了么?” 

唐柔一僵,叶修进兴欣也有六年了,要是一个陌生的Beta对Alpha说这样的话——哪怕是男Beta对女Alpha,也完全可以算是有引诱的意思的。 

可是叶修……唐柔再好的教养也想说声“拉倒吧”,这货跟没上过中学里必修的性别课一样,初中生都比他懂得多,知道不要对Alpha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她无奈摇头:“你先出来,我要锁门了。” 

叶修换了个门框靠着:“所以你到底去不去?” 

唐柔拧了拧门把,确定锁住了,她偏头看叶修:“我答应的事情,从来没有毁约过。” 

“你跑什么!集合地点往这儿走!说好一起去的呢?” 

唐柔停下向办公楼跑去的脚步转身:“……我去拿机甲戒指。” 

叶修手一动,唐柔就看见这人变戏法似的,漂亮的指尖勾着一条细细的银色链子,末端荡着小巧精致的机甲戒指。窗外阳光打进来,映得那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玉雕的般,跟她小时候去艺术馆看的大师作品有的一拼,她再次内心感慨叶修不去当手模真是可惜了。 

“我去找校长大人帮你拿好了。” 

“那不赶紧走?”唐柔无语,又小跑回来。 

叶修奇怪:“你急什么?” 

“你不是说只剩下一刻钟了么?” 

叶修晒然一笑:“他们不是喜欢讲废话——我骗他们的,还有半小时。” 

“那也很急好不好?!” 






“我就说,急什么?”叶修被拽着跑一路,喘着气到起飞都没有平息下来,他猛灌下一杯水,“累得我个半死。” 

“校长大人,再给我倒点。”他推杯子。 

陈果嗤之以鼻,伸手又给叶修倒了半杯水:“你这什么身体素质啊——哎哎,慢点喝!又没人跟你抢!” 

叶修又喘了会儿,这才哼哼答道:“我一Beta跟 Alpha有什么好比的。要真比,那些Alpha不臊得慌。” 

陈果鄙视:“我,女性Beta,身体素质都绝对比你好!” 

“我每次看你驾驶机甲,都怀疑是不是你这人换了副芯子。”陈果嘟囔着,然后又想起什么横叶修一眼,“你当你职业军人?前脚还躺在军行床上鼾声如雷,警报铃一响,两分钟就整装待发准备去打虫子了?” 

“小唐好心好意,你还不领情。” 

叶修垂眼笑,回避了后一个问题,用半真半假的口吻说:“当然不可能换芯子,我这叫天赋——加上后天我还勤学苦练,厉害吧?” 

陈果赏叶修白眼一双:“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厚颜无耻之人淡定地从沙发上不舍爬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摆领口,抓了抓刚才弄乱的头发:“我去看看那群小朋友。” 

陈果眼不见为净,连连摆手,语气里满是嫌弃:“滚吧滚吧。” 






事实证明叶修也是可以正经的——比如在教导他口中的小朋友们时。 

陈果拿了两杯柠檬茶,递给立在门口的唐柔一杯,自己咬着吸管嘬一口,瞟了眼站在落地舷窗面前说着注意事项的叶修,点评道:“幸好他还是有点师德的,否则哪怕他机甲技术再好,兴欣也不会要他。” 

唐柔接过杯子:“嗯……他是不是又好几天没睡好?” 

陈果定睛一瞅,还真是:叶修皮肤白,白得近乎透明的那种,眼眶下面一抹乌青色,煞是显目。不过这家伙一天到晚都是这副没什么精神头,黑眼圈浓厚的样子,平时习惯就好。只有哪天看他黑眼圈又浓了点,才清楚他最近八成估计是睡得更差。 

陈果叹息:“他说他失眠,我也带他去找过许多医生,治下来都没什么效果。我有次半夜去哈迪斯星开会回来,一抬头就看他穿件薄衬衫笔直笔直站在天台上——你也知道他瘦,那件衬衫又大,当天晚上风也急,我就看见衬衫算是被吹得“猎猎作响”,那叫一个潇洒。” 

“我本来听完那群老头唠唠叨叨正困着,定睛一看,魂都差点吓没了,急忙忙跑到天台把他拽下来。他整个人冰冰凉凉跟个死人似的,被我抓下来懵了会儿,居然还跟我笑,说他失眠,老毛病了。” 

“失眠?谁失眠跑到天台上去的?月黑风高一晚上,是个人看见他这副德行就觉得他要……我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是错过了一个上哈迪斯日报头条的大好机会。” 

唐柔若有所思。 

叶修是个身上有许多秘密的人。 

他削瘦苍白,绕兴欣操场跑个一圈就要半条命,却能驾驶机甲做出许许多多高难度操作,并且下来的时候气都不喘一个——要知道,机甲驾驶员对于身体素质的苛刻,甚至连某些身体素质差的Alpha都达不到标准。 

他嘴欠嘲讽,有时却不经意流露出及其温柔的一面。看起来极其好说话,没什么目标,却有时也固执无比,一定要达成某个目的不罢休。他自来熟,似乎能和任何人打成一团,但长点心的都知道他有层透明的躯壳,你只能站在这躯壳外,看到他想要给你看的东西,触碰到他想传导给你的温度。 

他六年前突然出现在兴欣门口,说自己是个退伍老兵,陈果想招的是能够教授机甲实战的人,所以一看叶修那身板想都没想直接回绝了——即便当时连一个应聘的人都没有。叶修也不恼,笑着用他那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机甲挑翻了他们兴欣整个机甲战斗系,嘴上还说着生疏了什么的。当时弄得在整个兴欣都出名了,目瞪口呆的陈果赶紧把大神请了进来。 

然后他就一直呆在兴欣这个小军校,呆了六年,没有丝毫想要离开的意思。要知道,凭着他这身本事,邻星上的嘉世军校估计也得把他当祖宗供着。 

他……像个三棱镜,或许他内心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想法,可他折射出给世人看的五彩斑斓的颜色——没有一个是他心中所想。 

人有着好奇的本性…… 

唐柔想得出神,被陈果突兀地一拍肩下了一跳,她这才发现自己竟下意识说出了些自己想的东西。 

她从未见过陈果眼中那么严肃的神情:“小唐,这个道理你肯定也懂,但我还是要多说几句:你要知道人有的时候还是得笨点,善意的谎言有的时候我们明明看穿,却不说破——你知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什么吗?” 

“因为他们不想让那人难过。” 

“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唐柔垂眸喃喃:“做一个活着快乐的傻子,还是做一个死去清醒的疯子?” 






“好了同学们,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就不啰里八嗦讨人嫌了。”叶修扬了扬手中板砖样式的联邦统一派发的军校生机甲实践手册,朗声问道,“都仔细看过了吗?” 

这年头加入军校的谁不有一个机甲梦,在座的都是机甲战斗系热血沸腾好A好B,大嚎一声震天响:“是,教官!” 

叶修两手捂着耳朵:“很好,非常认真。” 

大家双目炯炯看着叶修,等着这位在兴欣是传奇的叶老师接下来的讲话。 

于是叶修双手拿起那本厚厚的本子:“来来来,大家看我。” 

——然后他把那本书撕了。 

原本是直接撕的,后来发现太厚撕不动,叶修干咳一声,把书摊开来开始撕。 

妙,这下撕得动了。 

没有人出声,整个房间内死亡般的寂静,每个人都怔怔地看着叶修那双手撕书。撕书声竟形成了一种古怪的节奏——让听到的人大脑空白一片。 

要是有旁人在场绝对觉得叶修是在进行一项异常成功的,充满仪式感的表演,观众们屏气凝神,专心致志,身临其境得好像自己就是那本被撕的书。 

叶修撕了半天终于撕完了,他似乎撕得有些累,长舒了口气。把那本书,哦不,现在是那本书的碎屑同之前那样扬了扬,碎片洋洋洒洒落雪般从半空飘下,有些甚至挂在了叶修头发上,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然而叶修不甚在意,也没有谁会为此在意,他们关注的是——叶修在干什么? 

叶修是脑子坏掉了吗? 






“议会最喜欢做一件事情,就是扯皮。他们嘴上扯,扯完后把一堆废话出版打印饱含热泪送给你——包括刚才那本册子。” 

“他们始终认为打仗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只用上嘴皮一动下嘴皮,军部那群人就会跟傻缺一样去买命。他们只用缩在后方,拥着荣华富贵,等着胜利后享受胜利的荣耀,然后在发布会上挤几滴眼泪,念一份从来没改变过一个字的悼念词。在下场后,他们就可以把刚刚拨出去的抚恤金通过各种借口收回来,继续纸醉金迷。” 

“你们要去干什么?去参加机甲实践。好听点,是去为联邦进行义务劳动;简单粗暴点,你们就是跟群放大版的蟑螂螳螂蜘蛛蜈蚣等各种虫子厮杀,搞不好自己还会被当成一顿丰盛的晚餐用来果腹。” 

“当然现在不会有这种可能,因为你们都在实践嘛。可以后则未必,或者说肯定不会。想想哈迪斯星系,只要有战斗能力的人几乎都上过战场,而你们,作为一名军校生,告诉我——有谁未来不打算参军,只是为了混个文凭吗?” 

“没有,所以你们必须要清楚一点——战争就是残酷的。觉得驾驶机甲很帅,耍帅失败的结果就是成为虫子的排泄物。” 

“谁他妈能在一线作为一名机甲驾驶员,从头至尾参与一场战争,注意,不是战役,丁点过程不落下,一点磕着碰着都没有的活蹦乱跳回了家。我叶修敬他是个人物,还必定会登门拜访求解,想要好好借鉴借鉴,毕竟我也是个俗人。” 

“你看有哪个指挥官指挥战争的时候说让我翻一下兵书,就能旗开得胜;有哪个机甲战士驾驶员一只手放在操纵杆上,一只手翻着手册,就能锐不可挡;有哪个医疗兵把他这辈子所有病例表扛到前线去,就能妙手回天。” 

“在战场上,你能够完全相信的,只有你自己。你的目标是胜利,你参加这场战争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你不想让自己家破人亡,所以你拿起了武器,无惧死亡踏上了这片疆场。你没有退路,因为你的家人你的同胞在你身后,你是他们最坚固的屏障。” 

“你只能向前,你不能失败。” 

“哪怕你只有一口气,你也得爬起来拉一只虫子垫背。” 

“看见那颗星球了吗?那就是Y-36小行星,我们的目的地。十七年前那场变异虫潮,这里是嘉世军团最重要的通讯站之一,它也是最偏僻的一个。” 

“虫潮到来的时候,这颗星球上只有十个人。” 

“然后他们守住了——虽然尸骨无存,但他们的精神从未消亡。” 

“当年嘉世军团护送哈迪斯星系居民仓皇撤离,所有存档遗失,我们甚至不知道在那场战争中所死去的战友们名字是什么——这是耻辱。” 

“我们马上要到达那颗星球了。用你们手中的机甲,以虫族的鲜血慰藉死去的英灵。” 

“你的伤疤是你永不褪色的勋章,你的名字将会成为祖国无上的荣光。” 

“只要这片星空依旧存在,就没有人会遗忘。” 






“祝你们好运,联邦未来的英雄们。” 






>>>>>> 


TBC. 









—————————— 

我就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日更不是我这种咸鱼能做到的 
溜了溜了,写作业去

热度 150
时间 2018.03.31
评论(16)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