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一个古风架空权谋脑洞

叶修说喻文州傲,他挑眉,说自己脾气那么好。




当时九皇子只是摇头。




喻文州当时暗笑,心道明明是他身侧这位——当今圣上膝下与第一世家王氏唯一的嫡子,才是普天之下最傲的。




可他当时仅是个伴读,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仅此而已。




现在想来,喻文州觉得叶修没说错。




他平生除祖父祖母外从未跪过任何人,父母也未曾,现在有了第三人。




他跟在父亲身后跪下行大礼,看这人龙袍加身,威压沉沉,绣有金丝盘龙的黑靴一步步踏着汉白玉的台阶,在宫中清晨灿金的阳光下,登上全天下最尊贵的位置。




他随着宦官尖细的呼声缓缓叩首,余光只能抹到全国最好的绣娘们精心赶制三月的龙袍一角,这一丁点金色刺得他眼眶生疼,仿佛在惩戒大逆不道,妄图直视龙颜的乱臣贼子。




寡淡到仿佛只是幻觉的龙涎香轻柔拂过,却重重坠在他心上,似是要拖他进无尽深渊。




“万sui万sui万万sui——”




文武百官三呼万sui,声若洪钟,轰然推开了属于崭新时代的大门。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此至,万里江山如画,皆数握于高台上新帝手中。往昔岁月一去不返,无人再可与他并肩而立,只能后退半步,谦卑地垂下头颅,尊称陛下。




而他此时跪于天子脚下,与旁他大臣并无不同。












哦不,也是有些许差异的。




喻文州垂下眼帘,他有从龙之功,而喻氏亦是不逊于被打压多年的王氏的世家大族。




新帝若是想要制衡如今因他继位,而即将重新回到权力中枢的外戚王氏,免不了寻求喻家的帮助。




一朝天子一朝臣。




只要皇室和世家的矛盾依旧在……




那么他喻文州不才,还能有大半辈子陪着尊上耗。















————————————


中秋快乐!


这次的pb词真的是活久见


诈个尸,星空的更新我还是没有写完……

升了三党后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狗了

脑洞源于作文比赛,什么我们身边的龙文化……我可以写五千字我怎么搞一条龙,真的


热度 16
时间 2018.09.24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