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化龙 上

※OOC,神仙谈恋爱,没逻辑

————————————




龙有逆鳞,
触之必死。





>>>>>>

叶修觉得再这样下去不行。

他在夜里悄咪咪地起身,悄咪咪地画符破阵,准备跑路。

——却没有发现在他背后,原本此刻应陷入沉眠的龙已经悄无声息地醒了,那双澄澈空透的蓝眼睛正静默地看着他动作。

叶修只觉得房间里好像又冷了些,他搓了搓后颈,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些,心里咆哮这死龙怎么这么惜命,睡个觉弄个这么严实的阵法干嘛。

然而妖尊阁下不愧是连天界各路神仙都束手无策的妖族大能,半盏茶的功夫,那阵法便被破了一个小小角。

叶修大喜,他不能浪费灵力将阵法破坏地更完全点,毕竟还得留着接下来逃命用。

于是他心念一动,化作一指粗细的小黑蛇模样,尾巴尖儿一动,准备开溜……

唉唉唉?!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天而降,顺势便将他捞了回来。

喻文州生得白,一双手尤胜,衬得小“蛇”细密的鳞片更加漆黑,在清幽的月光下精巧漂亮。

他用双手把叶修捧到自己面前,语气幽幽:“怎么?睡不着?我想抱着你睡,你还不让……”

叶修:“……”

他被迫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觉得被抛弃的怨妇什么都是错觉。

他张张嘴,刚想说些啥,却被喻文州用食指制止了。

隽秀清雅的青年声音也是极好听的,像初春取刚消融冰雪酿成的酒,清冽甘醇:“算了,就不跟你计较了。”

叶修:跟我计较啊旁友!快嫌弃我啊旁友!赶紧抛弃我啊旁友!

只见喻文州泰然自若地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地点了小蛇脑门一下,白光拂过,叶修一恍神发觉自己又恢复了人身:“……”

帝尊阁下很满意,也不管叶修外衣还没脱,抱住他腰,脸在肩窝里蹭了蹭,身体往后倒,说话含含糊糊的,带着浓厚的倦意:“睡觉。”

叶修:眼神死。

喻文州身上有种很好闻的味道,叶修也说不清楚,有点像倾盆大雨后那清新略带有些潮湿的空气,可能是因为蛟喜水的缘故,他挺喜欢的。

索萨帝尊的实力三界鲜有敌手,即便如今伤势未愈,也可以碾压大部分所谓的大能——尤其现在他们还在灵气极为贫瘠,没啥高手的人界。有他在身边,不得不说会给人带来一种安全感爆棚的感觉。

于是导致常年失眠的他,没过多久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待叶修呼吸逐渐平稳,喻文州又睁开了眼睛。

他没睡,眼神灼得吓人,看到叶修毫不设防的睡颜轻笑了声,轻轻吻了吻叶修的唇:“这么放心的吗……”

语毕,他长叹一声:“……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呢?”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叶修醒得向来比喻文州早,看见喻文州抱着自己睡了一夜,并且自己四肢缠着喻文州,看上去十分熟练的场面后,他已从此事刚开始发生时的大惊小怪,变成现在的冷漠脸无动于衷。

除了每次起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瞟一眼喻文州洁白胸膛前那一小块金色的肌肤——那是护心鳞的位置。叶修想不明白,喻文州一条蓝龙为啥会有一片金色的护心鳞。

几乎是叶修清醒的那一瞬间,喻文州也醒了。叶修经常怀疑喻文州是不是从来没熟睡过,否则为什么他每次一醒来,就发现喻文州也跟着醒了。可看着喻文州毫无倦意的样子,叶修还是把心底的疑惑压了下去。就算喻文州手眼通天,可重伤之下,也不能大半年的都绷着神经,没好好睡一觉吧?

不过这绝对于他来说麻烦多了,叶修从多次逃跑和谋杀未遂的苦泪史中郑重得出。

叶修这时候真不得不感慨自己的运气。

自记事起就顺风顺水,虽无宗无派,可修炼一直没出什么大乱子。天赋与努力集于一身,叶修就算想低调点也没法低调。相熟的前辈第一次见到他都说,他的命格极硬,是被天道护着的——没有妖能想明白为什么天道会如此眷顾一个妖族。

不过想不明白其实也没什么关系。

天道给他这种近乎偏心的气运,随着他的修为地位逐渐上升,帮助越来越大,不仅瓶颈极易突破,而且在危急关头数次不可思议的化险为夷。

所以当临近化龙的关口的时候,叶修也没太在意,至多认为会比之前他任何一次的突破难一点点罢了。

何止是一点点。

蛟千年得以化龙。

叶修两千年了,还特么是一条蛟。

虽然是可以吊打九成九以上龙的蛟,但那也是蛟,不是龙。

一般的蛟是因为修不到千年,中途便因年事过高陨落,或者好不容易修了千年,结果实力不够,在九九八十一次雷劫的期中一次被万千天雷活生生劈死。而叶修则是以青年的姿态修了两千年,近乎逆天的资质让他和真龙交手时从不落下风,却偏偏没有一丝要渡雷劫的预兆。

这等于说是连化龙的门槛都没摸着。

在过了第一个千年后,妖界议论纷纷,蛟宫一帮手下着急万分,叶修却是老神在在。

他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估计也就是晚点,不急。

一不急,第二个千年也即将到了。

……叶修还是一条蛟。

这个事情就大条了。

幸好叶修检查过自己身体,确定他本蛟再活个两千年没啥问题,否则叶修真是没地方哭去。

没有一条蛟不想化龙。

叶修之前不在意,是因为笃定自己能够化龙,结果看现在这势头……他自己也不确定了。

为此他特地去拜访了些早已隐世多年的深山老妖。

最后他找到了一条快要老死的母蛟。

“你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母蛟的原身几乎塞满了整个洞穴,她狰狞的蛟头虚弱地伏在地上,闭着眼睛,要不是身体还有略微的起伏,看起来就跟死了般。叶修打搅了她的沉眠,她很不高兴。

“就跟那些讨厌的金龙身上味道一模一样……不过幸好都死绝了。”

她嘀咕着,巨大的呼气声让特地灵力全封的叶修有点听不真切:“您说什么?”

“没什么,”她古怪地笑了,橙黄色的蛟目离叶修不过半尺之远,看起来就像两盏大灯笼,“化龙可是要付出很多代价的。”

“我知道,”叶修不怎么在意,“这世上本就是一物换一物。”

“我是说像你这样的……”她顿了顿,充满恶意地说,“付出的代价或许会更大,还很有可能没有等价的回报……”

“……那你还要继续吗?”

叶修状似犹豫着思考了好长段时间,然后在母蛟愈发浓重的嘲弄目光中,漫不经心地应了:“当然。”

你永远无法想象,一条蛟是多么想化龙。

日思夜想,辗转反侧,茶饭不思,心心念念奋斗一世的,不过是有一天能够龙翔九天。

这近乎是一种刻入骨血的执念。

叶修也想化龙,且随着时间流逝,这种渴望逐渐抓心挠肺,让人无法忽略。他隐隐觉得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其他。

比如说化了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龙族领地。

然后……

然后干什么呢?

叶修思考。

找黄少天这条一天到晚,闲得没事骚扰他打架的龙干一仗?

算了算了,不想这茬事了,连点化龙的门路都没摸清呢,像那么多干什么?

叶修想,他还要耳朵呢。






母蛟的确没框他。

其实叶修看她也看得出来。

母蛟如今风烛残年的年纪,进气少出气多,面对依旧是巅峰时期的叶修丝毫不怵,想必当年也是风华绝代的人物,却依旧没有选择化龙这条路。

叶修这种情况就四条路可走。

第一条,找一个要化龙的,蹭它的雷劫。

如果两妖都撑过了,那么很抱歉,蹭雷劫的那位将会成为雷劫主的属龙,约等于主仆关系,但好歹也成了龙。但是叶修这种情况的一般都是心高气傲的一方妖尊,臣服于一个小辈,肯定做不到。所以一般都会杀掉雷劫主,抢雷劫,这样就是真正的龙了。但这时间也得卡得准,否则,雷劫主死了,这雷劫也就停了,那么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白背了条命债,因果轮回总是要还的。

可在那转瞬而逝的时机斩杀雷劫主,这起码也得是碾压雷劫主的实力……化龙的最菜鸡也是个小天才,反抗的时间总是会有的,不至于是一盘菜。

这年头化龙的本就不好找,叶修对于这种损人利己行径嗤之以鼻,看都不看一眼。

第二条,吃。

这吃可不是一般的吃,而是吞噬妖兽妖力,吞多了,力量就来了,天罚也就跟着来了……天罚来了,雷云不就悠哉悠哉飘过来了嘛……

但这样化作的龙,不知道会成个什么花色儿的,当然最有可能的……是成为一条魔龙。

嗯……但也是龙的一种。

叶修觉得自己脑子没毛病,还没到痴狂的程度,这种高风险高投入少回报,走到哪儿都被戳着脊梁骨骂的还是算了。

第三条,咳咳咳,抱个大腿。

抱个什么大腿?当然是龙族大腿,级别越高越好……龙族老祖宗传承千千万万年的古籍中间,不可能没有独家化龙秘方,但估计特别难找到。

而且,按照龙族那性子……听说除了本族,就只有与本族结亲多年的外族,才可以随便借取那些天材地宝。

龙浑身上下都是宝贝,据说那啥啥其实也是改变体质不可多得的宝贝。

到时候,各式各样的法具更是都备好了,有啥好怕的?

所以说……恩……想化龙,就得……

叶修:谢谢,不需要。

第四条,自己继续修炼。

叶修:……

母蛟懒洋洋地挑起眼帘看他一眼:“这个修炼可不是普通的修炼。”

叶修:……请你快点说谢谢,我还是很忙的谢谢,要不是哥尊老爱幼,哥现在就一矛把你叉成串串烧谢谢。

听母蛟罗里吧嗦一大通,叶修才搞明白。

感情人家真龙是神兽,受万民朝拜,所以咱们得学习人家,多做好事但留名,积攒点信仰之力,感化上苍对不?






极度悲惨,叶修只能选择第四个。

说好话,做好事,存好心,悄悄告诉每位旁友,只要你供奉我,哪怕是月老的差事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当然叶修不会管那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要搞就得搞大点,影响力多点,比如说成为一个国家的护国神兽什么……

祭祀:“哇啦哇啦——滋儿啦——下雨吧!”

叶修配合一吐气,久旱逢甘露。

皇帝摸着胡须:“甚好甚好,赏!加盖神兽庙!”

祭祀:“哇啦哇啦——滋儿啦——停雨吧!”

叶修倒抽口气,泛滥河水停。

皇帝摸着胡须:“甚好甚好,赏!加盖神兽庙!”

祭祀:“哇啦哇啦——滋儿啦——我要当皇帝!”

叶修……叶修手指掐到一半觉得不对,于是他去找了皇帝。

皇帝乐呵呵的,摸着胡须:“甚好甚好,全国各地再加盖神兽庙!”






结果某天,叶修打了个盹儿回来,发觉一不小心没看牢就改朝换代了。

新皇帝带着新祭祀祭天。

祭祀:“哇啦哇啦——滋儿啦……”

叶修一瞅,这新祭祀有点眼熟。

刘皓一瞅,这前神兽有点眼熟。

刘皓此人,哦不,此狼妖,绝对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在此就不多加阐述了。叶修年轻的时候绝对见一次打一次,后来成了妖尊,眼不见心不烦,听说是终于挖了坑把自己埋了,不过是个不足挂齿的小角色,叶修便一笑了之了。

没想到又碰见了。

缘分啊缘分。

叶修还没说些什么呢,就见刘皓从后腰摸出个蹭亮的不凡法器向他抛掷而来。

叶修:……

他抬手便要半空拦下,没想到灵力才刚触及那小玩意儿,它就炸了。

炸了不要紧,问题炸得动静还挺大——整个京城塌了……然后人全死了。

叶修废了点手脚,才从黑雾里钻出来,却发觉刘皓跑了,然后留了个烂摊子给他。

叶修: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万里,叶修正思索着怎么办,突地感觉周边的空间波动了下,旋即一个清越男声在他背后不远处朗声道:“屠杀平民百姓过万,尽毁国家社稷,扰乱人族命数,这位妖尊,你可知罪?”

叶修:我不是,我没有。

他深吸口气转身,在滚滚尘烟中,只能见到那位帝尊飘飞的蓝色衣袍——这烟到也是个不同寻常的东西。

那位帝尊人未至,灵力先气势汹涌蔓延了过来,威压浩浩荡荡,叶修一触就觉得不对……这不是那个法器上原有的灵力波动吗?

刘皓那混账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法器?他这种因果导致的气运不可能在秘境中找到它,也不可能上天界偷,那么就是有人给的了……

叶修牙痒痒,想着天界那群老头子没完了还是怎么着?那帝尊似是觉得叶修是要反抗怎么的,灵力威压又重了些,倘若不是叶修,换作旁人,此时早就折断膝骨,长跪不起。

火一上来,他提起千机伞拨开浓雾冲了出去。






喻文州心情不是很好。

卢瀚文下凡渡劫,他制了一大把符纸法器一股脑地塞进他的小世界。

没想到这傻小子被人骗走了一堆,差点连小命交待了。

他塞东西是避着天道的,做了手脚后知道丢了但也不知道在哪里了,正想着怎么把这些玩意儿带回来不要生出事端……然后其中一个就在今天炸了。

炸得时间非常讨厌,炸得地方还不怎么巧,喻文州看了一眼匆匆忙忙赶过来,拔了好几根半尺长的宝贝胡须的冯宪君,压着火气歉意地笑了笑:“我会处理的。”

待一个面容普通的黑衣男人从黑雾中冲出,见到他便出手,虽不是杀招,但本就赶时间的喻文州心情更加不加,冷哼一声布了结界迎上去。






不得不说喻文州没想到这位妖尊的实力是如此强横,并且出招之间还有熟悉的影子,打着打着就一不小心激起了他的战意。






不得不说叶修的拟容术是一等一的好,直到精疲力竭昏厥之前才解除,正好晃花了即将晕过去的索萨帝尊的眼。





于是叶修一觉醒来,觉得自己头不疼了,手不酸了,腿不痛了,可以一个打十个帝尊。刚准备起身就被身侧另一双手抓住,一转头便是差点害他重伤卧床的那位帝尊。

此刻那位帝尊虚弱地躺在他身侧,唇色惨白,湛蓝色的眸子恍若水光莹莹:“叶修……你还是要走吗?”







叶修:……???

大兄弟,你谁啊?!叫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位帝尊还嫌这记猛药下得不够狠,孱弱地喘了口气,额头上的虚汗滑落下几滴,眼里满是迷茫:

“这是哪?”

叶修:等下兄弟,我先熟悉下剧本,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

“……我是谁?”






好,叶修心道,现在这位不知姓甚名谁的帝尊就只记得他一个了……






戏精你好,戏精再见。

>>>>>>

TBC.









————————————

这个时候的叶修还没想起来,心理年龄还很年轻,可以当做被宠着的小队长时期
我废话好多……
是谁给了我胆子写更新……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