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食堂】小确幸

欢迎来到昼夜食堂,同祝周泽楷生日快乐!


上一道菜: @怪物巨子 

第25道菜:盐水棒冰


————————————




嘿,我喜欢你

 


 

>>>>>>

 

周泽楷倚着栏杆,身前几米之隔江水滔滔,游轮挂着各式彩灯,热带鱼似的自若从远方驶至眼前,再从眼前摆尾离开,消失不见。

 

晚风从对岸吹来,他眯起眼睛,嗅到了江水的润泽和泥土的腥气,身后游人来来往往,人声嘈杂,一张又一张陌生的脸庞在他左右两侧交替。他听出各地不同的方言,嬉笑声,惊叹声,有孩子的哭闹,也有轻哼的歌谣。万家灯火在半空中交织,温暖照亮整个冰冷华美的不夜城。

 

他想了很多很多,朦朦胧胧的,也是懵懵懂懂的。

 

他不想和别人多说些什么,只能自个儿暗地里琢磨。思来想去,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然后他约莫自己是栽了。

 

多有趣。

 

“小周?”

 

叶某人嘴馋,吊儿郎当去买了两根冰棍儿,拆了一根塞嘴里,然后一手提溜剩下那根,另一只手插着裤兜,晃晃悠悠逡巡着人群,寻找熟悉的背影。

 

“哎呦,小周你瞧瞧你,这衬衫估计报废了吧?”

 

周泽楷低头拆盐水棒冰包装袋,闻言瞟了一眼衬衣上那指甲盖大的污斑:“不要紧。”

 

“啧啧,有钱人。”

 

周泽楷抿唇一笑,没有答话。

 

叶修正啃棒冰啃得欢快,周泽楷听说他家里人最近终于铁了心一定要让他戒烟,现如今这人戒烟糖棒棒糖什么的几乎从不离嘴,连说话似乎都柔和了许多,呼出来的空气也带着糖果甜津津的味道。

 

周泽楷蓦然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耳根子顿时红了一大片,他立即叼着冰棍扭过头去,垂下眸盯着自己的手指将塑料包装认认真真理平,一丝不苟地折成个小方块,然后盯着那红白相间的颜色直发愣。

 

叶修此时正利用他多年来躲记者炼成的蛇皮走位,抢占了周泽楷身侧那个位置。结果站定才发现不远处原有个小家伙正一步三揺,不畏艰险跋山涉水地过来,此刻快乐地走到一半,一抬头就看见长腿叔叔居然已经捷足先登,他皱皱鼻子嘴一瘪……

 

周泽楷听到叶修又“哎呦”一句,紧接着用胳膊肘不轻不重杵了杵自己:“小周,你看看能不能往你那儿再挪挪,腾点地呗?”

 

周泽楷朝叶修腿边那里看了看,对小胖子的占地面积做了大致的估量,顿觉有些棘手。他想了想后侧身,嘴里含着东西,“唔”了一声后展开右臂,示意背对自己的叶修好了。

 

叶修没回头,感觉到小周真给挪了个地出来,便一边笑着对小胖子妈妈摆手说没事儿,一边放心往后退。

 

周泽楷眨巴眨巴眼,只见叶修和自己越靠越近,心也很没骨气地越跳越快,直到他发现叶修的头顶和自己的冰棍棒底似乎也在越靠越近,这才有所反应,赶紧用右手把嘴里的冰棍抽出来。

 

于是叶修一个趔趄,顺利和周泽楷后背贴前胸,而后者顺势右臂虚虚一笼,漂亮的眼睛弯起,愉悦地低声道:“前辈。”

 

现在叶修前方是夜晚江风寒凉,后方是后辈胸膛滚烫,实在是冰火两重天好不酸爽。他盯着自己身前这胳膊,克制自己火烧眉毛突然兔子样蹦哒出去的冲动,以及心中默念小周这衣服于他乃是一件抵月薪系列,一定要咬住嘴里这冰块什么的……干巴巴打了个哈哈:“啊?什么事啊……那什么……”

 

周泽楷不等叶修说什么,自己就从善如流地让开了,规规矩矩的动作让任何一个人看,都绝对是个三好学生学雷锋的标杆:“没事吧?”

 

叶修摇头,转向江面,双肘支在栏杆上,欲盖弥彰地不住搓泛红的左耳垂,咂吧冰棍的声音又响了些。

 

观夜景的人很多,推推搡搡的,他俩之间靠得很近。或许就是因为那紧紧依靠在一起的,隐秘的亲密,空气流通似乎也开始不顺畅起来,慢慢地滞固在了他们四周,像无形的屏障,将他们二人与旁人,与这熙熙攘攘的人潮分隔开。

 

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二人,不多不少,不觉得空旷也不觉得挤得慌,恰恰好好握住了那个度,人就是舒舒服服的,温暖且妥帖。

 

没有人说话,但却并没有寂静得可怕,耳畔捕捉另外那个人浅浅的呼吸声,一声又一声,绵长而又沉稳,心便奇异地安定下来。体温顺着衣服布料的摩擦渡过来,春暖花开时的小溪那样不疾不徐,潺潺流动。

 

叶修鼻腔里充斥着周泽楷身上醇厚的木香,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只觉得好闻,似乎连思绪也随之怠惰,关于现在,关于未来,什么烦心事儿也记不起。好像摒弃一切纷杂,这样安安静静地黏黏糊糊在一起,就已经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叶修和周泽楷的第一次相见,严格意义上并不是赛场,而是轮回门口马路对过的那家红宝石。

 

苏沐橙嘴馋奶油小方,叶修来的晚,叼着根棒冰刚进门远远只见一盒了。

 

现在想想,叶修觉得艺术果真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以往和苏沐橙看电视连续剧吐槽的糟糕情节,就这么出现在他和周泽楷身上,如此平淡真实,理所当然,丝毫不突兀。

 

叶修顺着另只手的手腕偏头往上看去:少年人的脸庞还没有成年时的棱角分明,此时也已具有了雏形,看起来清隽俊秀。他垂下的卷曲睫毛几乎和叶修同时抬起,因背着灯光的原因,高挺的鼻梁投下浓厚的阴影,漆黑的眼睛宛若深海里刚刚现世的黑珍珠那般,泛着一种令人屏息的光泽。

 

他认出了叶修,眼睛突地亮了,手下意识就松了,可他似乎不善言辞,线条优美的唇张张合合,只吐出一句:“……前辈。”

 

叶修注意到他白皙的耳垂已经红得不能看,那抹颜色似乎还有蔓延的趋势,眼神躲躲闪闪地不敢看自己。

 

叶修瞧着少年身上轮回训练营的衣服,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只觉得好笑:“……那么紧张干什么?我长得有那么吓人么?”

 

“没有。”少年突地应道,斩钉截铁的样子好像是在回答什么非常严肃的问题,他定定地瞧着叶修,眼里似蕴藏星光,隐秘而张扬,沉默而喧嚣。国王此时还不是国王,亦没有得到他的权杖,年轻的继承人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很、憧、憬、前、辈。”

 

“所以……”

 

未来的某一天,我会竭尽全力打败你……

 

轮回将是冠军。

 

叶修想,可能就是周泽楷的这个眼神,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穿透一切屏障,狠狠重击在他心鼓,余音在耳畔久久回响,难以言喻的感觉攀附灵魂扶摇直上。

 

陌生的后辈将小方让给了叶修,自己带着几个惯奶杯准备回去了。

 

S市的夏天其实绝不比任何地方差到哪里去,柏油马路似都在冒着蒸蒸热气。叶修眯了眯眼睛,看着少年鼻尖浮现的细密汗珠,掏空裤兜摸出钱,又买了根盐水棒冰递给小年轻表达感谢。

 

后辈眨眨眼,有些拘谨,道谢的时候连口音都不小心冒出来了,软软的:“xiǎ,xiá,nóng。”

 

同时在烈日下,真烤熟了似的满面通红。

 

 

 

 

 

第二次见面时隔久远,彼时周泽楷已是横空出世的轮回新队长,俊美的少年拥有足以和他容貌媲美的华美打法,同样也拥有足以挑衅老将地位的天赋和实力。甫一出道,“一枪穿云”一人当先,子弹击碎立在豪门与普通战队间无形的高墙,力挽狂澜,带领中下弱旅轮回杀入八强。

 

第六赛季响彻整个联盟的“枪王”称号呼声渐起,继第四赛季黄金一代后,第五赛季最璀璨的新星冉冉升起,纵然群星闪烁,也无法遮住其锐芒。

 

天才层出不穷,偌大的舞台上从不缺少主角,荣耀逐渐步向辉煌。

 

然而嘉世这次连决赛都没有杀进。

 

周泽楷在观众入场时碰见了叶修,王朝的缔造者是如此的低调,以至于走进人潮涌动的场馆时,竟无任何一个荣耀粉认出。

 

他攥着票想了不过几秒,便和一个小姑娘换票了。

 

轮回粉在第五赛季疯长,周泽楷随手逮的小姑娘,压低声音捂着嘴狂叫着自己快要昏古起了,激动得红着眼睛和周泽楷换了票后,表达了自己想要个签名的殷切愿望。

 

周泽楷对于签名还不是很熟练,拿姑娘好不容易找出的眉笔,慢腾腾地将自己的名字写下。

 

姑娘欢天喜地地跑远,留下周泽楷深呼几口气迈开步伐。

 

叶修对于周泽楷的出现很惊讶,当然也只是惊讶而已。两年的时光似乎有些漫长,那个炎炎午后在叶修的记忆里好像已经被遗忘。

 

周泽楷对此有些失落,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他绞尽脑汁想要挑起新的话题,然而这题对于他来说着实有些超纲。叶修作为传说级的前辈从不端什么架子,几乎从来不会有不耐烦的时刻,和他谈论有关荣耀的话题近乎是一种享受。

 

可周泽楷最后还是不说话了。

 

因为叶修的眼睛太亮。

 

那注视着屏幕上荣耀地图的眼神,亮得令人心悸,几乎将人灼伤。将所拥有最浓烈的喜欢聚焦在一处,汹涌澎湃宛若滔天大浪,明亮热烈宛若熊熊大火,那是年少轻狂时燃烧一切的疯狂的热情,铺天盖地不容置疑地感染他身边一个人,将其卷入,为同样的目标披荆斩棘,奋勇前进。

 

音效轰响,双刀交并,金翅展开,荣耀二字在大屏幕上打出,观众群上战队粉丝欢呼雀跃,庆祝的尖锐呼啸传遍场馆的每一个角落,刺痛耳膜却绝不引人厌恶——只会同样点燃心中沸腾的狂欢。

 

新的冠军诞生了。

 

周泽楷看见叶修鼓掌,为他的对手,为他的朋友鼓掌,眼里是真心实意地赞赏与祝贺。

 

他抓紧了扶手柄。

 

想有一天,叶修也像今天这样——又或者比今天这样还要高兴,在观众席上——又或者是后台,为他欢呼,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

 

他想要站在最高的位置。

 

他将是冠军。

 

他会成就另一个传奇。

 

 

 

 

 

叶修……

 

请一定……

 

——见证我。

 

 

 

 

 

 

他的确是冠军。

 

亦是另一个传奇。

 

轮回成为继嘉世之后唯一一个卫冕冠军的新贵,周泽楷作为队长,手握神级账号卡“一枪穿云”,枪王加冕,风头无两,新一代的联盟第一人在全明星投票中一骑绝尘,无数人为他呐喊疯狂。

 

他坐在经理面前,经理看向他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座金佛;他站在记者面前,记者看向他的目光闪烁着兴奋的光,像看见肉的狼;他走在队员中间,队员看向他的目光充满倾佩与赞同。

 

他偶尔还是会碰见叶修。

 

嘉世没落,瘦死的骆驼虽比马大,但王朝衰亡是长年累月,同时顷蹋也不过弹指一念。

 

因为各种各样代言的原因,他被严格控制体重体型,什么奶油甜食在他生活中逐渐淡去。叶修倒是毫无顾忌的,每次吃得正欢的时候,见后辈眼巴巴看着自己,便会买根盐水棒冰给他——其他热量太高了。

 

周泽楷想,他似乎每次和叶修相见,都是在蝉声鸣鸣的夏天,天气炎热干燥,他的心却是平和的。阳光投过树叶间的缝隙,洒落在叶修脸上,碎金般漂亮,他笑着,眼底像是流淌着山涧淙泉。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

 

眼前屏幕暗下去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太快了。

 

他脑中浮现出男人懒洋洋抽烟的样子,像他家养的那只慵懒的波斯猫。将手搭上键盘鼠标后,却温柔而强大,优雅且从容,轻描淡写踏过匆匆而过的纷杂十年,依旧如周泽楷年幼初见的嘉世小队长那般初心不改,是屹立在荣耀之巅无人超越的骄阳。

 

英雄会老去,传奇永不朽。

 

他去找叶修,叶修出了场馆,正靠着墙角抽烟。

 

远远的,他突地害怕了,他不敢过去,怕过去之后,好像就会得知什么足以让他崩溃的消息。太令人恐惧了,或许他肺部的空气会缓缓地被挤压出,身体会像废弃的餐巾纸那样卷曲扭折,大脑空白,呼吸困难,充满溺水般的窒息感。

 

他几乎有一种立即拔腿转身逃跑的冲动。

 

然而叶修看见他了,招手让他过去。

 

“前辈……要退役?”

 

“嗯。”

 

“……为什么?!”

 

叶修面色不变,叼着烟的嘴抖了抖,烟灰零零散散飘落,字词简短,不容置疑:“回家。”

 

周泽楷睁大眼睛,觉得棒冰化开的苦水在他喉际翻滚,苦涩得让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他能做什么呢?

 

将他和叶修联系在一起的至始至终都只有荣耀,离了荣耀,或许他们会像其他前辈一样泯然于众人,只有谈笑时才会偶尔恍若隔世地想起自己作为职业选手,叛逆又辉煌的前半生。

 

他还是很难过。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镁光灯闪烁,他坦然直视前方,被晃的看不清眼前事物,所以脑中异常清晰,想着会不会叶修正在看直播,正在看着……他。

 

 

 

 

 

 

 

 

 

他们是冠军!

 

世界冠军!

 

大神们本质上都是群二十几的小年轻,这会儿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已经算好的了,转播屏前当场疯掉的估计都有。

 

叶修一脸蒙地被推搡上台,站在大家中间——周泽楷的旁边。

 

十四个人,十四枚冠军戒指,奖杯高捧,国歌奏响,鲜艳的红旗升起,飘扬在异国的天空。

 

此刻,他们每个人都是祖国的骄傲。

 

说来这次冠军得的惊险,周泽楷前几天还病在床上躺尸,没想到决赛上场将对方杀得片甲不留,让人差点以为中国队王牌主力生病是假情报。

 

别看他这么大一小伙子,从小到大就是传说中那种亦病体质,小学时候一换季必请病假的那种。长大了虽然好了点,却在关键时刻水土不服掉链子。

 

一群大老爷们能把自己照顾好,不打扰室友已经是一种奇迹了,更别提再照顾一病号。领队挺身而出,无视国家队喻队长的恳求,把他打包了直接跟周泽楷换了房间,才不管微草蓝雨俩队长搁一起,可能会发生什么令人头秃的物理或者化学反应。

 

从此周队就享受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领队全天二十四小时专人护理的宝贵机会,把一群人恨得牙根痒痒。

 

生病的人总是提不起精神,周泽楷靠这个机会倒是让叶修絮絮叨叨说了许多,要是平常他根本不可能得知的事情。

 

比如说叶修其实是离家出走打游戏的,比如说叶修有一只叫小点的狗,皮得要死,比如说叶修之所以对盐水棒冰情有独钟,是因为离家出走后手头拮据,到夏天只能买这种最便宜的冷饮饱口福,最后却成了一种习惯,一种爱好。

 

周泽楷认为自己好歹也陪叶修吃了七年盐水棒冰,和旁人相比,对于叶修还是还是非常特殊的。

 

叶修叼着糖笑:“啥玩意儿,你蹭了我七年冷饮钱,当然和别人不一样。”

 

于是领队就见后辈艰难地撑起身体,将脸凑了过来,满脸透着不知是发烧还是什么的通红,鼻口呼出的热气喷在脸上痒痒的,黑色的眼睛深不见底,一本正经:“前辈……我再请你七年盐水棒冰?”

 

叶修面无表情,使出一指禅功戳周泽楷的额头,把大龄嗜甜巨婴戳回被窝里去,轻咳一声搓搓耳垂,低骂一句“滚蛋”。

 

周泽楷眼睛雾蒙蒙的,歪了歪头。

 

 

 

 

 

第二天周泽楷退烧了,整个邀请赛赛程第一次且唯一一次出战,神枪手硬是玩出了狂剑士的狂妄,擂台赛一挑三力压全场,狠挫了对方锐气。

 

结束后,他颠颠地去找叶修,表达拿了冠军后想请叶修一起去吃冰淇淋的愿望。

 

叶修见他过来,下意识伸手就量他额头体温,听他把话说完后,沉默了半晌,从兜里掏出颗大白兔奶糖给了周泽楷,顺便摸了摸后辈柔软的头毛:“乖。”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大晚上把他叫出来干什么,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套上外套就奔出门的事实。

 

世邀赛大病一场后,周某逐渐获得吃不胖的体质,吃甜食逐渐放飞自我。

 

叶修先约他去了红宝石,买了几盒奶油小方,然后说想要去外滩走走,周泽楷欣然应允。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肩并肩站着,周泽楷觉得叶修似乎是有话想要说,可不知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说。但既然叶修不准备开口,那么……

 

“前辈。”

 

叶修现在内心处于天人交战中,有些茫然地回过头:“嗯?”

 

周泽楷垂眸看着叶修,嘴比大脑先行动了:

 

“……喜欢……前辈。”

 

不敢说爱,因为这个字太沉重,这条路太难走,倘若你不愿与我同行,那么我绝不强求。我不愿为你戴上枷锁,你是天际的雄鹰,自由翱翔。

 

七年前的夏天,又或者是十年前的夏天,过马路时大厦屏幕上的惊鸿一瞥,斗神的风姿,至今心心念念。

 

动心用了一瞬间,心动却动了许多年。

 

“……”

 

安静,非常安静。周泽楷不知道该用什么辞藻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时间沉淀唯一赠予他作为成人的礼物稳重,是他站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反正他说的没头没尾,硬是咬口说叶修听错了听岔了,凭着叶修的性子也不会让他下不了台。

 

“好巧,我也是。”

 

周泽楷猛地抬头。

 

秒针与刻度线重合——

 

灯光在河对岸轰然打亮。

 

叶修口中吃完的棒冰棍子已经被他取了出来,嘴唇湿润的,在光影下是如此诱人。

 

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觉得周遭一切化为虚无,满天星辰在青年眼中坠落,而他如此幸运,有那么明亮的一颗流星,心甘情愿坠入他的怀抱。

 

周泽楷遵从本心,深深地,深深地吻了下去。

 

 

 

 

 

 

 

【周泽楷生日快乐!】

 

 

 

 

 

 

外滩上悄悄聚集的粉丝们欢呼着,赠予他们爱的人最真诚的祝福。

 

 

 

 

 

 

 

 

@周泽楷V:我们在一起了,谢谢大家@叶修V 【图片】【图片】

 

 

 

>>>>>>

 

FIN.

 

 

 


叶修:其实哥原本只想说句生日快乐的。「突然怂」

 



————————————


话说冬天吃棒冰真的老爽的=。=



下一道菜: @喵呜呜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