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ABO】Star Sky 第十一声万岁

OOC,帝国皇帝周A×联邦元帅叶伪A真O

●前文戳TAG,预警见「序章」,目录及大事年表

 

※此文由本三岁编写,没逻辑无脑吹,如有不适请立即关闭逃生。

———————————— 





这是他们创造的奇迹,
这是独属他们的荣耀。






>>>>>>

“小周,SH048可是位于联邦哈迪斯境内,如果不是有太大把握的话,我认为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把手伸到那里去。”

“不,”周泽楷放下手中的笔,“……有他的精神印记。”

“元帅的精神阀值那么高,精神印记留下这么多年没消散也不奇怪,”江波涛想要解释,“尤其那可是哈迪斯,元帅二十岁参军,他驻扎在那里的时间比他呆在乌拉诺斯的时间长了三倍都不止。”

“……”周泽楷不想跟江波涛争辩什么,他转移了话题,“有消息么?”

江波涛:“……没有。”

军部高层都知道,全军陛下最信任的江波涛中将每年总是会莫名消失几个月,听说是去执行陛下的口谕,特事特办到那段时间江波涛中将所下达的命令仅次于陛下,所有部门无条件服从并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

被羡慕嫉妒恨的江波涛一直很想骂人。

他做得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堂堂帝国中将,偷鸡摸狗般出现在微草自由城邦打探前联邦元帅的情报,要是被微草军团那群人知道了,江波涛觉得自己可以以死谢罪。

他有些无奈:“小周,元帅已经离开十三年了,你到底在坚持什么?”

“他没死。”

江波涛有些抓狂:“难不成联邦那群老狐狸都眼瞎了?他们不至于傻到在虫潮尚未平息的时候就动手吧?元帅的遗体都已经在全联邦面前火化洒落星空,小周你自己亲自参加了整个仪式……”

“够了!”周泽楷低喝,“精神链接没有断……”

“精神链接?这简直闻所未闻!这世上只有人机的精神链接,什么时候人与人之间也有了?也就是契合度百分百的AO伴侣之间据说会有通感,那也是非常非常轻微的。更何况,这种情况只是假设!ABO性别延绵一千八百年,AO契合度最高不过百分之九十九点多,就差那可以忽略的不知多小的小数却宛若天埑!是什么给了你这种错觉?!”

江波涛实在忍不住了。

“周泽楷,你要记着你是皇帝!”

一年,两年,三年……年复一年,周泽楷不仅仅是个Alpha,他更是帝国的皇帝!

他绝不能意气用事,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将关乎到整个银河系的未来。就像今天的和会,联邦帝国两方脑子一起进水,这种情况下如果周泽楷足够冷静,那么能占优势的绝对是帝国!

“我早就说不适合,”周泽楷面色平静,自顾自地转笔,而对他极其熟悉的江波涛却知道他这是被气狠了的表现,“你们逼我的。”

“是您自己逼自己的……”

“而我们别无选择。”

江波涛欠了欠身:“抱歉,之前是臣下失礼了。陛下,臣下先行告退,您请三思。”

“等等。”

“哈迪斯变异虫族……让黄少天戒备帝国边境。”

江波涛停下脚步叹气,想自己差点忘了正事:“是,陛下。”

见江波涛看着自己,似乎认为自己还要说什么的样子,周泽楷用另只手撑起额头,避开那视线,淡淡道:“退下吧。”






河外星系。

在每个参加会议的长老面前都有面悬浮的光屏,光屏下方列着整整齐齐的几个名字,而其中首位名字上方的光柱几乎是剩下名字的光柱总和。

“各位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坐在主位上的男人食指敲了敲桌面,“那么曙光计划中银河远征军的军事最高统帅就是……”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男人下意识蹙起眉头,室内骤降的温度令他左右手两排的老人们齐齐绷紧了身躯。

“王上。”

听到熟悉的声音,众人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只见男人的面容也舒展开来,向来玩世不恭的脸上也流露出些可算真心实意的笑容:“无妨,元帅怎么……”

叶秋冷淡地打断了他的王:“父亲要见您。”

他没看王的脸色,微微侧身,露出他身后人的脸来。

走进会议室的人年纪与在坐的长老相当,看起来却跟他的儿子差不多年岁,时光似乎在他的身上停滞——银色的中长发规整地束在脑后,单框眼镜下的冰蓝色眸子好似最纯粹的蓝水晶,面容精致完美一如当年。

长老们看清来人后瞳孔一缩,颤颤巍巍接二连三地站起,最后王也从椅子上慢慢起身,脸上变戏法般换了副礼貌疏离的笑意:“阁下前来,所谓何事?”

奥利弗看着眼前的灰眼男人,言如暮鼓晨钟:“我建议王上为了莫斯比,推迟曙光计划。”






“喂!”陈果扣扣桌面,“回魂了!筷子都快戳鼻孔里去了!吃个饭呢,想什么啊你?”

叶修眨眨眼,他犹豫了一瞬,还是将筷子平放在了碗上:“……恩,吃饱了。”

陈果瞅了眼叶修面前满满当当的碗:“你都没动几口,就吃饱了?你这大老爷们是打算减肥还是怎么样?”

“我有营养剂,不用担心。”叶修起身笑笑,他摆好椅子,“先回去了,我等会儿还有课,你们慢慢吃。”

唐柔拦住想要日训叶修的陈果:“那份汇报变异虫族的报告……上面还没有回复?”

“当然,”唐柔不提还好,一提陈果火更大,“那群蛀虫的速度又不是没见识过。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开会开得倒勤快。这种真正的大事情……呵,估计还认为我们在框他们。”

“已经七个多月了……”

“对呀,七个多月,马上就明年了!他们老是克扣经费,各家军校这种出特殊情况的报告弄上去层出不穷,他们怕给钱,估计看都不看直接扔碎纸机。”陈果无奈道,“看叶修一个字一个字认认真真写了份那么厚的报告,我也不好直接跟他说没用,怕打击他。”

“要知道,现在的联邦……早就不是最开始的联邦了。”

“他们宁愿为大厦厕所里买个什么款式的水龙头开三天会,也不愿意多看惠民提案一眼。”

唐柔咬了咬唇:“要不,我去找父亲……”

“算了,还是别,”陈果拒绝了这个建议,“你看叶修那个叫佩莎的学生,她家很久前是奥斯顿帝国老贵族,因为在哈迪斯这种边境星系没怎么遭打压,家主历代也争气,现在在首都星七拐八拐也能找到关系,结果呢……连点水花都没看见。”

“唉,”陈果戳着碗中的饭,“现在的陶总统和克莱门斯议长看上去不像傻的,再怎么样变异虫族肯定会重视。可怕的是万一他们手下,我们上面这群人怕影响自己的仕途,所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糊弄完这件事。那我们干着急也是凉拌,我们又不可能冲进他俩办公室,拧着他俩耳朵告诉他们……”

“哎呀,说过了,别跟外人说啊,我可不想把牢底坐穿,”陈果有些郁闷,“只能祈祷那两位长点心吧……算了烦死了,先吃饭。”






近七个月来,机甲战斗系的学生们明显感觉到本就不轻松的日常训练似乎更加有向魔鬼化倾斜的趋势。可他们没有一个人抱怨,都咬牙硬撑着下来了。

七个月前,Y-36小行星上的机甲实践活动突然中途戛然而止,学生们莫名其妙地被强制要求立即回到出发地,然后登上飞船返航。他们不明所以地等待,直至君莫笑带着四架机甲——其中三架残破到不能看,机械臂上提溜着一只成年人那么大的死虫子从丛林里钻出来。

之前焦急地在原地转圈圈的陈果见到此景,瞬间停下脚步惊呼出了一个名字:“噬讯虫!”

她周边的学生顿时骚动起来:“刚才陈校长说什么?”

“噬讯虫!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噬讯虫吧?”

“就是那个!你们仔细看,第四次大虫潮打得嘉世军团猝不及防的噬讯虫!天呐,这虫子不是说已经灭绝了吗……”

“以虫子们可怕的繁殖能力,一切皆有可能……”

“……”

众人脊背发凉,心里一阵后怕。






银河历1899年,在嘉世军团刚刚碰上第四次大虫潮的时候,他们基本都没怎么上心——第一波只是中型级别,并且看起来弱鸡得仿佛挥挥手就能碾成渣。

没有人会想到,哈迪斯会迎来一场多么可怕的灾难。

虫潮分类级别虽然说是中型,可虫子数量还是比舰队多得多——虫族的进攻方式一直都是虫海战术。

身经百战的准将先生估算了下觉得没啥毛病,于是率手下数千A级机甲加上星舰若干迎了上去。

那个时候,没有人看见,在密密麻麻的虫子之间,一只胖乎乎牙白色的幼虫正在小心翼翼地探头探脑。它趴在一只一级虫上,而联邦军人面前凶残至极的一级虫现在乖巧无比,飞行得异常平稳,作为坐骑的它唯恐有丝毫颠簸让背上的幼虫感受到。

看到不远处迎面而来的人类军团,幼虫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愉悦虫鸣。







最后,嘉世军团总部得到的确切消息是:巴利准将在巡逻途中莫名失去了联系。

元帅皱了皱眉,下达了简洁的命令:“找。”

找不到。

一个准将及他的手下所有将士在自家地盘里神秘失踪。

——绝对是个大新闻。

还不等嘉世军团作何反应,第四次大虫潮的帷幕就这么浩浩荡荡地拉开了。

可以想象那时候的情景,嘉世军团到底是如何节节败退的:原本军团长的命令就没有几个人听,而噬讯虫的出现更是雪上加霜,他们的能力及高智慧直接导致哈迪斯星系星球之间失去了所有联系,让各个星球上的驻军对于军团长命令置之不顾的行为……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每颗星球都成了一座座孤岛。

一盘散沙。

紧接着武力爆表的另一种变异虫族螳钳虫携大批虫族闪亮登场,在一个个据点肆意屠杀。

怎么办呢?

技术人员疯狂加班加点想要恢复通讯,在此之前只能人工驾驶飞艇往返传递命令。

战况如此激烈,有战斗能力的都上了战场,可军令发出却又如此频繁,指挥部根本腾不出手来浪费大量军力组成护卫队……连机甲部队都只能勉强抵御的攻势,通信兵们在虫子面前完全就是新鲜的安全口粮。

他们只能孤身一人踏上九死一生的征途。

等待他们的,可能是平安归来,更可能是“失踪”于茫茫星海。

战争时期的军令会有多少啊……何况截止到1903年末虫潮进入潜伏期,技术人员都没有找到破解噬讯虫能力恢复通讯的方法。

据统计,在四年抗击虫族的过程中,通信部队的死亡率甚至超越了机甲部队,高达近乎百分之百。

和那些机甲驾驶员们一样,他们的名册也在撤退时不小心遗失了。

如果他的亲戚朋友全部死于这次战争,那么将没有人记得这个家伙曾经出现过。

我们倾佩在前线奋战的机甲驾驶员,为他们呐喊为他们流泪,却往往忽略了后方用血肉默默架起的通讯之桥。

他们创造了他们的奇迹。

他们用生命铸造了他们的荣耀。






荧屏上的镜头摇摇晃晃,画质差得让人无言以对,上面还零星带着点泥水,很显然是机甲自载的摄像头。

唐柔一进教室门就看见叶修没精打采地倚在讲台上,站没站相慢悠悠地讲课:“……叶老师,已经下课了。”

叶修看了看全神贯注的学生们,再看了看教室后方的钟表:“抱歉,讲得太投入了……同学们下课吧。”

机甲战斗系的叶老师不怎么喜欢上理论课,可最近看这架势,似乎是要把这些年来缺失的理论课一朝补齐。

“你又在给他们看格雷录下来的视屏?”

“嗯……现在能熟悉多少是多少吧……”叶修深吸了口烟,双目有些失神。

“毕竟马上就要变天了呢。”






见唐柔因为劣质香烟味道太大,神色有些不对,叶修笑笑把烟掐灭了:“唉,你也知道我这工资也买不起什么好烟,电子香烟又抽不惯,惨呐!”

进入星际时代后,烟鬼们也开始使用高科技产品,通用货是廉价的电子香烟。但总有几个嘴刁的,比如说叶修,就只抽得惯已成为上流社会奢侈品的自然香烟……原本作为叶秋元帅自掏腰包买了颗荒星种烟草,多出来还能赚赚小钱为嘉世做点贡献,现在的叶修可就没这个待遇了。

“听果果说,你明天起要请半个月的假?”唐柔突然问道。

“买点东西。”叶修轻巧地把香烟头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去哪儿?”唐柔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在操作机甲方面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叶修看了一眼满脸认真的唐柔,笑了:“我现在就有空,等你下课我们就去训练室。至于去哪儿嘛……”






“当然是微草自由城邦了。”





>>>>>>

TBC.










——————————

告别外链有点不适应_(:з」∠)_
五月二十九号月考!丧心病狂QAQ
写老叶生贺大脑恍惚……中心向我觉得我是写不好了,因为太过兴奋以至语无伦次……
他怎么能这么好呢(⁄ ⁄•⁄ω⁄•⁄ ⁄)

热度 64
时间 2018.05.27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