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ABO】Star Sky 第十二声万岁

OOC,帝国皇帝周A×联邦元帅叶伪A真O

●前文戳TAG,预警见「序章」,目录及大事年表


※此文由本三岁编写,没逻辑无脑吹,如有不适请立即关闭逃生。

———————————— 








林子里有两条路,

我选择了人迹罕至的那条。

它是我一生为之奋斗不息的征途,

遍布染血的荆棘和无上的荣耀。






 
 
>>>>>> 
 
 
死亡究竟是什么感觉呢? 
 
没有人知道。 
 
因为知道的人都死了。 
 
 
 
 
 
 
不过叶修是个例外。 
 
 
 
 
 
 
银河历1903年末,前线抗击虫潮好不容易即将告捷,消息一传出去,民众们在欢呼,联邦高层也开始蠢蠢欲动——虽然大家心照不宣,却还是没有人料到他们居然这么迫不及待。 
 
仅仅只是在一次虫潮的间歇期,哈迪斯指挥部就突然收到了他们连夜拍发的讯告,即让叶秋“总指挥官”立即回到乌拉诺斯述职,而所有人都知道——紧接着一切就会是三年前的翻版。 
 
以莫须有的罪名再度剥夺他的军权,压入塔德默条件还不错的囚兽笼。 
 
要用的时候放出来,不用的时候锁好。 
 
只要掌控了这条搁浅的龙,联邦高层以他的威望能力为刃,从此就可高枕无忧。 
 
据说当时哈迪斯自觉全境封锁,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叶秋元帅,就怕一眨眼元帅就这么跑去乌拉诺斯蒙受不白之冤。 
 
可是在某一天清晨的例会,众人还是发现他们的指挥官不见了。 
 
 
 
 
 
 
叶修走之前倒没想太多。 
 
入伍的时候是银河历1830年,他选择了哈迪斯,就早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他记得叶钦当时不过冷漠地看了独子的通知书一眼,接着于奥利弗留下的暖房里坐了一下午后,他签了字,同时告诉叶修,临死之前必须滚回乌拉诺斯:哪怕是缺胳膊少腿,还是又聋又瞎,亦或是脑子撞坏……叶家也养得起他下半辈子。 
 
叶钦应该是板着脸继续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叶修记不清了,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次约莫算叶修记忆中,自他听懂人话开始,父亲与他谈得时间最长的一次。犹记两年前,即便是见到自己大儿子从Omega莫名变成了Alpha,叶钦都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平静地举办奥利弗和“叶修”的葬礼,从容打点好叶修顶替叶秋身份的所有事宜。 
 
叶修其实觉得,相比看似威严,实际吊儿郎当的元帅叔叔叶钧,很显然,他外人口中温文尔雅的父亲更加拥有军人无情冷漠的铁血特性。 
 
叶家子嗣不丰,从始至终基本全是一脉单传。叶钦那一代因着母父家强大的双胞胎基因,惊天动地是对双胞胎,而叶钦也又有了叶修叶秋兄弟俩。 
 
不想等到最后,还是只剩下叶修一根独苗。 
 
并且特么呆在哈迪斯那种随时可能送命的鬼地方。 
 
听说叶钧还年轻的时候,在叶钦大婚当天,直接驾驶机甲从哈迪斯跑回乌拉诺斯和哥哥大吵一架,把叶家老宅闹了个天翻地覆,最后摔门拂袖而去,从此再也没有回过故乡。 
 
他去哈迪斯的时候,好像和叶修现在差不多年岁。叶家桀骜不驯的尊贵小少爷在边疆度过了他的大半辈子,和他的部下好友们一起默默守了这片贫瘠的土地百余年,终身未婚,孑然一人,死的时候连遗体都没有。 
 
叶修觉得他们爷俩也是厉害,硬生生过出了种相依为命的惨样——世事难料,最后竟一语成谶,甚至一个还落了个不得而终。 
 
叶修小时候跟着奥利弗去哈迪斯,问过叶钧为什么没有想调回中央星系:不说首都星系,咱就提波塞冬阿瑞斯一系列的中央星系,实在不行只要是内星系都成……一代元帅守边疆吃黄沙什么的太没品了。 
 
叶钧当时弹他最宠爱的侄子一个脑瓜嘣儿,力气不大但让娇生惯养的小家伙捂着脑门上的红印眼泪汪汪:“我回去了,这里怎么办?除了你叔叔我,有谁会愿意调到这里来?” 
 
“吃黄沙怎么了?你难道不觉得守边疆打虫族比你爸坐办公室喝茶帅多了吗……唉唉,你这小家伙怎么这么兴奋,不好玩别学我啊!就你这小身板,看起来还是叶秋那混小子比较靠谱。” 
 
他被叶修闹得刚起床,白背心大裤衩,毫无形象地双手叉腰,头发乱成鸡窝,叶修却觉得自家叔叔比穿元帅军礼服参加阅兵仪式的时候帅多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奥利弗会突然出现在卧室门口。 
 
“阿修,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乱闯你叔叔卧室了吗?你以后分化成了Omega怎么办?” 
 
曾经让整个上流社会Alpha神魂颠倒、趋之若鹜的Omega依旧是世上夺目的存在,连低声呵斥人的时候,也会让人感受到那已经沁入灵魂每一处的优雅从容。 
 
“……还有叶钧,你又闹了什么幺蛾子?” 
 
英明神武的叶钧元帅虫潮当前巍然不动,死亡面前铮铮傲骨,此刻却中气十足地卧槽一声,一把从床上抱起被子挡在“衣冠不整”的自己身前,脸红得像要滴血,看看叶修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再看看奥利弗的脸色…… 
 
叶钧不知道如果自己哇得哭出来后,会不会有人心疼他。 
 
故事的结局就是,叶钧挽起衬衫袖子,小心翼翼屏住呼吸拿一棉签沾着药剂,碰叶修额头的时候就像在碰瓷娃娃。 
 
——叶钧作为糙了这么多年的贵族Alpha,也还是实在无法理解Omega的“小题大做”。 
 
绣花般小心翼翼把指甲盖大小的红印上面均匀抹了药水,叶钧端详了下觉得自己光荣完成任务,愉悦退了几步,然后瞬间瘫坐在了椅子上。 
 
他双目放空,一副看透生死的咸鱼样。 
 
“小修子啊……人呢,就只能活两三百岁,听上去很长,其实一眨眼就没了。” 
 
“我叶钧真正想要的不多,可从来没拿到过。当初就只想争口气,与其烂在乌拉诺斯当纨绔子弟做陪衬,我宁愿呆在哈迪斯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至少也不算生下来就为浪费资源。” 
 
叶修听到叶钧喃喃道。 
 
“原先就想着过来混日子,反正老头子罩着死不了,回去说好歹也是上过前线的Alpha,有个战绩不算废物。后来觉得,能有这种想法的,才他妈是真正的废物垃圾。” 
 
 
 
 
 
 
 
“穷极短暂一生,守这大好江山,等那河清海晏。” 
 
 
 
 
 
 
“瞧瞧这演讲稿,军部给我写得多漂亮。” 
 
“其实我觉得咱傻乎乎守在这儿也就这样,没那么多空创造文学作品,不过是揽了这活,就得做好。你自己跳坑里摔断了腿,怨不得别人,也不可能让人赞扬你通过亲身尝试告诉大家这里有个坑很危险,小心点注意安全……这是你的责任,数万万人命压在你肩上,再混球的人,不都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做的每件事?” 
 
 
 
 
 
 
作为叶钧的双胞胎哥哥,叶钦说了差不多意思的话,可议长阁下的表达能力还是比元帅强多了的,听上去就有种自带柔光效果的“不食人间烟火”气息。 
 
“其实每个人都有私心,基本没有人会活得像传记小说中那样无欲无求,只一心想着拯救世界,并且一出手就是力挽狂澜,拯救世界于水火之中……其实这种事情让你叔叔跟你说更好,我这些年来说话养成了臭毛病,尽是些浮夸的东西,没用。” 
 
“你看小说里面英雄舍身拯救这个星系,看得热血沸腾,觉得他真是个举世无双的大好人。那么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这是他的责任。” 
 
“他所拥有的一切不同于常人的能力与天赋,给他带来了无上的荣光,也给他带来了等同这份荣光重量的责任。” 
 
“他可以不做,但他将会成为被万人唾弃的懦夫。” 
 
“你既然走了这条路,那么就给我担好了。你可以没有名垂青史的赫赫战功,可当你……为国牺牲之时,你必须问心无愧。” 
 
“否则,你就是叶家的耻辱,叶家没有你这个人,我叶钦也当从没有你这个儿子。” 
 
 
 
 
 
 
叶修走的那天,叶钦没来。 
 
叶大少爷之前拒绝了荣耀军团到第一军事学院领新兵的上校先生的邀请,现在他倒是有点后悔之前为啥脑子抽抽不去前舱——周边都是和自家家人依依不舍告别的家伙,就他一个孤家寡人在一旁面无表情地旁观……着实有些尴尬。 
 
邻座看起来仅是眼尾有些泛红,见叶修似乎有些落寞,气氛熏染太过浓烈,他一上脑不由自主疑惑问道:“你家人……不送送你吗?” 
 
话一出口,他就瞬间察觉到自己的冒犯,暗恼自己刚才失礼了。 
 
但哈迪斯可不比其他星系,小规模虫潮时有侵犯,运气不好……可就再也没法回到这片生他长他的土地了。 
 
“呃……”叶修面色不变,好脾气笑笑解释道,“他工作比较忙,抽不出空。” 
 
邻座很显然有些讶异,可他的确是个有分寸的人,知道不能越的度在哪里,反倒是叶修见他局促尴尬的样子,先行打了个招呼:“以后也是一个军团的战友了,互相认识下,我是叶秋,战争指挥系。” 
 
“吴雪峰,机甲战斗系,”吴雪峰不自觉动动身体,坐正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神龙不见首尾的叶秋,幸会幸会。” 
 
“你们外系都是怎么评价我的啊……听了那么多版本,我自己都想不出这么多高大形象。” 
 
吴雪峰挑眉:“至少对于我这种考来考去差点烤熟,才艰难踩过我们学校录取分数线的人来说,你绝对是传说中的人物。” 
 
叶修面露怀疑:“不至于吧……?” 
 
 
 
 
 
 
银河历1830年11月24日,自联邦合众国第一军事学院毕业的优等生们踏上了各自的征途。叶修元帅于荣耀军团接送新兵的星舰内初识了吴雪峰上将,而后在紧接着的和霸图军团的联合军演中,二人并肩战斗,成为全场配合最为默契的伙伴。 
 
相见恨晚。 
 
叶修元帅自入伍后至嘉世军团封神,光辉履历前二十一年的所有荣耀,背后都存在这位挚友浓厚深沉的影子。 
 
吴雪峰上将出身中产阶级,天资聪颖,自幼成绩优异,其高等院校考核时曾数次复考,虽次次超过乌拉诺斯大学分数线数十分,却执意报名体制考试分极高的联邦合众国第一军事学院的机甲战斗系。而他落选后再次复读的选择从未改变,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勇气。 
 
吴雪峰上将生前最后一次的采访中,曾提到报考第一军事学院是他人生中做过最不后悔的决定——如果他没有这么做,那么或许叶秋元帅荣耀依旧,而他会在乌拉诺斯度过自己平凡而又幸福的一生,只不过后来出生的每个联邦人课本上会少了一副名为《光影》的传奇油画。 
 
银河历1851年9月6日,第三次大虫潮已经进入尾声。虫族汇聚最后一批有生力量,破釜沉舟偷袭嘉世军团重要工业基地塞斯坦,想要令嘉世军团即使赢了这场战争,也在战后元气大伤。不幸的是,塞斯坦防备松懈的守军措手不及,仅能靠脆弱的防护罩绝望地等待援军的到来。 
 
“吴雪峰上将当时还只是少将衔,受元叶修帅也就是当时的叶秋上将的命令,到塞斯坦星球例行检查,”鬓须斑白的国宝级老画家慢慢地回忆,“整个星球防守极其薄弱,我当时只有六七岁,却大致感觉到凶多吉少——你们应该清楚哈迪斯的小孩子对死亡是多么的敏感。” 
 
“我们的班主任,爱丽丝夫人是个极其温柔的女士。她第一次允许我们在上课时间拿出通讯器,让我们接通亲人的电话,做一次最后的告别。” 
 
“她笑着跟我们说话,我们却看到她的眼泪一滴滴落下。她告诉我们我们将会被历史铭记,因为我们将会为我们的同胞们争取到更多的反应时间——我们每个人都是小英雄。” 
 
“她把讲台里面的糖果拿出来,让坐在前排的我分发给才认识一个星期的小伙伴们。” 
 
“现在想想,做小孩子真好啊,一颗糖果似乎就什么恐惧都不存在了似的。” 
 
“然后就是‘轰隆’一声,我们以为是防护罩终于被打碎了……” 
 
“没想到向窗外看过去时,就看见气冲云水,对,它那时候好像也只是个S级机甲呢,率领着十余驾机甲升了空,后面还接二连三跟上了几架空中战斗机……后面,后面还跟着一个民用船队的护卫队和一群民用飞行器什么的。” 
 
“我们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整个教室就听见爱丽丝女士的呢喃,说他们都疯了。” 
 
“我的父亲是当时塞斯坦的驻军,而爱丽丝女士的丈夫,那个勇敢的Beta的飞行器也在队伍其中。” 
 
画家的背后是一副巨大的油画,夺目的金橙色充满了整个画面,主角们逆光而行,坚定而执着地向太阳的方向飞去,留给观者的只有渺小的背影。 
 
“我当时就在想啊……我们为什么会忘记呢?我们凭什么忽略呢?那些人有什么资格对上将阁下指手画脚呢?他们是有什么资格,说……说阁下只是因为沾了元帅的光呢?” 
 
“当时那个温和沉稳的青年,也是嘉世的魂呀……” 
 
 
 
 
嘉世援军顺利赶到,崔斯坦几乎毫无损失,但十分令人遗憾,吴雪峰少将于塞斯坦保卫战中以身殉国,本定于虫潮结束后的中将授衔仪式搁浅。 
 
年末,于叶修上将的元帅授衔礼上,在宣布追封的名单中,少将阁下被追封为中将。 
 
荣耀元年,吴雪峰中将被追封为一星上将。 
 
留下的史料中,对于这位英年早逝的上将阁下的描述少之又少。 
 
但在那一天所有的塞斯坦人心中,气冲云水的身影将永远不会褪色。 
 
向吴雪峰上将致以崇高的敬意。 
 
 
 
 
 
“周少爷,”老管家耐心地劝道,“您得赶紧赶回本宅,家庭教师还有半小时就要到了。” 
 
“请再等等,谢谢。” 
 
老管家知道两位少爷的脾气都是一等一的犟,只好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劝不住,就等着呗。 
 
年轻的Alpha抬着头望向星舰的某一处,他觉得早上的阳光似乎太强烈了,照得他眼睛刺痛,似乎眨一眨就能落下泪来。 
 
相谈甚欢,可望不可及。 
 
“走吧……”少年垂眸,在老管家欣慰的目光下犹豫了会儿,出声道,“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去一军院?” 

“今晚是您的生日宴会,您可以自行去询问先生的意见。”
 
我什么时候,才能和你并肩? 
 
我什么时候……才能让你注意一眼? 
 
 
 
 
 
 
跃迁通道出口塌陷。 
 
叶修死之前倒想了很多。 
 
他活到现在,打了七十多年仗,什么死法都料想过,就连死相会多惨都做好了准备。就只是没法想象自己不是死在战场,而是憋屈地死在自己人的手下。 
 
早知道他就慢悠悠晃回去好了,才不管什么期限。 
 
议会忌惮他,他当然知道。只不过想着自己也没什么好失去了,既然这样能让他们把心思全部放在联邦上,他受点苦也算不了什么,可是他们好像并不是这么想,似乎一定要致他于死地,才放的了心。 
 
叶修叹息,想着他还是失约于老头子了。 
 
老头子当年让他回去,不过就是怕孤单罢了——瞧瞧他俩不愧亲父子,乌鸦嘴祖传的。 
 
自己应该配进祠堂吧?……差点忘了就算想,也进不了了。 
 
唉,老头子不就成了叶家祠堂里唯一孤苦伶仃的家伙?可怜。 
 
——但他应该感到些许慰籍,毕竟他儿子可比他惨多了。 
 
 
 


 
救生舱弹出。 
 
“叶修,你给老子滚回来!”青年想要控制自己停下来,但在自然之力面前,SSS级机甲的力量不过沧海一粟,他根本没法撼动什么。 
 
叶修目送着一叶之秋重量骤轻后,流星般撞向前方。 
 
他感觉到强大的空间之力狂暴拉扯着纸巾般脆弱的救生舱身,在被撕碎之前,叶修觉得死亡似乎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糕。 

只是有些遗憾……似乎有什么东西遗失在了记忆深处,至今未曾想起来。 
 
朦胧间,叶修看见一叶之秋好像冲了出去……?值得庆幸。 
 
“走好啦,老伙计。” 
 
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睡一觉了。 
 
 
 
 
 
>>>>>> 
 
TBC.











————————————

下周三考试,望着巨多的作业,内心毫无波动,甚至甚至有点想码字

于是我就码了

期末考试一定要考好啊QAQ

热度 63
时间 2018.06.17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