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Legends 序章

●苏炸西幻paro,魔导师王×龙叶

※正剧向长篇,缘更

对不起,学习这个小妖精把我勾走了ORZ现在属于不更新就不敢登lof状态,等我先把债还清.._:(´_`」 ∠):_ …

————————————




历史长河奔流不息,
流浪的吟游诗人歌颂着不朽的传奇。
老人们一个接一个死去,
再没有人会提及,
在被岁月埋葬的故事里,
他有多爱你。

——他是我微末一生中,最波澜壮阔的奇迹。





>>>>>>

细雨绵绵。

少年出门前随手捏了个法决,雨丝便在他头顶上方轻飘飘转了个弯,随着被风拂起的衣袂拐到旁边去。

两位守卫刚一看见他从容不迫踱步而来的身影,就立即殷勤地将手中法器举至胸前,弯腰行了个礼:“欢迎您的到来,尊敬的法师先生。”

帝国年轻的高级魔法师戴着纹有华美木系魔纹的半脸面具,身周隐隐涌动着浓郁的木元素气息,优雅而又神秘。他看不清神情,但露出的下颌绷紧,略显倨傲地点了点头致意。

守卫知道他的脾性,笑笑不多言便直接为他推开了厚重的大门。





这是帝国魔法学院法师木系分院废弃多年的图书馆,院方本来是要直接拆除的,可在分院院长林杰的执意下还是保留了下来——毕竟,为一栋破房子得罪一位德高望重的大魔导师,这是傻子才会去做的事情。

留是留了下来,可林院长似乎根本没有翻新的意思。于是,这栋历经千年的老家伙,披着岁月给它留下的痕迹,在分院的角落里苟延残喘着。除了院长和他唯一的弟子,没有任何人愿意造访。

少年心中充满了忧郁:老师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即便是帝国最优秀的医师及光明神殿的大祭司来看过都无济于事。再强大的魔导师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蚀,这位庇护帝国木系法师多年的老者还是无法违抗命运的安排,他终将回归神灵的怀抱。





王杰希不喜欢雨。

他一生中所有重要的时刻似乎都在下雨。他难以对这种天气产生任何好感,因为他永远不知道这场雨会为他带来什么,是好是坏,是悲是喜。与其惶惶不安地猜测,还不如这场雨从未下过。

要不是已经卧床多日昏睡的林杰突然清醒过来,要求他到这边的阁楼里取一本手札,他恐怕今天一天都会呆在密闭的实验室里,进行一次又一次的魔法实验。

留给他成长的时间不多了。

他漫不经心地想着,很快便从狭隘的阁楼里翻出了那本看上去马上就要碎成渣的手札,小心翼翼地拿起来,刚准备放进空间戒指,余光不经意微微一瞥,却看到了本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一束头发。





月光从丁点大的木窗那里进了来,映得那束乌黑的长发像是一段柔丽的丝绸,又像深夜时的天空,更像神话歌谣中的永夜长河,充满着诱人的魔力。

王杰希屏住了呼吸,他从戒指里取出了法杖,法杖顶部的木系魔法石泛着莹莹的绿光,他谨慎地沿着头发蜿蜒而来的方向移动,尽量避免发出踩着腐朽木板的吱呀声。

最后,他看见了一个青年。

一个浑身血污,法袍破破烂烂,仰躺在地面上,昏迷不醒的陌生青年。

王杰希在昏暗的环境下,眯着眼睛辨认了半晌,发觉这青年身上的这件法袍胸前的标识甚是眼熟,又凑近了点仔细一回想,竟是隔壁魔兽系导师的制服,只是些许细节有所不同。

那么问题来了,隔壁魔兽系的导师怎么会重伤在身,穿过重重阻碍,不惊动任何人出现在这里。

王杰希正思索着怎么处理,忽一大力袭来,他猝不及防便被掀翻在地,后脑重重撞在地面发出声闷响。他大脑发昏,下意识召出了藤蔓凶狠地袭了上去,却没料到藤蔓才刚刚长到手掌那么长,就在对方汹涌的魔力下迅速枯败化为灰烬。

王杰希咬牙再试,却猛地发现身体中所有的魔力都泥牛入海,再无踪迹——失去法力的魔法师就是个能下子拍死的脆皮,只能束手就擒。

青年身上的威压恐怖到几乎要凝成实质,足以令任何人在他面前低下头颅,匍匐在他脚边臣服。王杰希感觉到因呼吸不顺畅而导致的窒息感,他从未遇见过这么强大的存在,哪怕是巅峰时期的林杰,估计都远不敌眼前这人。

他勉强缓过这口气来,一抬头便直直撞上了青年凉薄投来的视线。

他背着光,只能大概辨个轮廓,依旧看起来年轻得过分——不过王杰希知道,往往是老怪物看起来年轻。这人的皮肤在这种可怜的光线里也白得透亮,五官不算惊艳,却像温润的光明石,越看越舒适。唇是淡粉色的,近乎透明,仅那双眼睛是深邃的墨,线条优美流畅,惑人魂魄。

王杰希感觉呼吸又困难了些,他脑中似乎被湿漉漉的水汽侵占了,搅成一团,识海深处隐隐作痛——晃过无数记忆的碎片,最后被无形的大手碾碎堙灭。

晃神功夫突得面上一凉,要不是青年用魔力束住了王杰希,他绝对会因惊怒而坐起:“你!”

青年看了看手中的半脸面具,又看了看他,王杰希发誓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绝对出现了种,名叫失措的神情。他似乎许久没说话了,如沃尔兽试探般伸出触角,声音沙哑:“你……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抿唇,不打算回答。

直到青年的目光落到了他法袍胸前的徽章上,王杰希这才懊恼地想起,后悔为什么没有在校服外面套件外套。

还不等王杰希自省完,他就见青年风轻云淡的姿态消失了,露出了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古怪神情,语调颤抖,一字一顿地将他的名字轻轻地,却也是用尽全身力气般将这三个字念出口,落了地:“王……杰……希?”

王杰希从未料到过,当某天,自己的名字从一个陌生人口中慢慢吐露出来时,居然会这么令人沉迷——千奇百怪的游记中,那些引诱水手驶向深渊的塞壬,歌声大抵不过如此。

青年半跪在静谧清冷的月光下,几乎要与浓稠的夜色融为一体。

王杰希想,自己应当是见过他的。或许在无数次午夜梦回,惊醒时脑中一片空白后,怅然若失伸出手妄图攥住的,为之目眩神迷的,就是他惊鸿而过的身影。

“嗯……”神差鬼使的,他居然应了,踌躇了会儿,还反问道,“你呢?”

话一出口,王杰希就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八成是疯了。





结果青年笑了,笑声低沉好听,王杰希觉得自己要完:“……叶修。”

他顿了顿,然后再次重复道,有点像自言自语,又有点像仅是怕王杰希听不清:

“我叫叶修,是一名……”

叶修屈腰,帮王杰希把落到地上的那本手札捡起来合上,还给他。

“炼金术士。”





羊皮纸过于古老,以至于上面书写的东西看起来已经有些不太清楚。

王杰希发觉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他接过这本被他遗忘的手札扔进空间戒指,感谢的时候脑中莫名划过刚才摊开的那一页的内容——或许因为太过震撼人心。

穿着雍容驯兽大师礼服的年轻男人面容模糊,他在身前摊开双手,两手心间浮现着个繁琐美丽的光明法阵。而他的身后是一头龙,真正的,已经在荣耀大陆上绝迹的龙——光明翼龙栩栩如生,张开的龙翼遮天盖地,它对着骄阳仰头长吟,高贵圣洁宛若神明降临。

画像下面的字迹极其潦草:

「叶秋,荣耀历855年5月29日生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驯兽奇才,荣耀历876年与光明翼龙签订契约,二十一岁成功晋升荣耀大陆史上最年轻驯兽大师……荣耀历968年堕魔……」

「荣耀历1023年,与……决战后双双陨落,长达三十六年的圣战宣告结束。」




>>>>>>

TBC.








————————————
真•缘更•有生之年系列

接下来继续还王叶的债……挖坑使我快乐.jpg

热度 33
时间 2018.07.09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