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 Ⅰ 生贺】念念不忘 上

●OOC,第一人称HE

●古风生肖paro,喻白蛇×叶青龙

●双箭头玻璃渣薄皮饼吧……芝麻馅的

●私设老叶爱喝酒,却不会品酒一喝就醉

●瞎配bgm《China-X》(似乎有点嗨)

●喻总生日快乐!十八岁就可以做有♂趣的事情了!(老叶:不用担心三年起步了。)

————————————




你是我触手可得的遥不可及




>>>>>>

我有一个秘密。

我迫切地想要实现它,尽管那个秘密是如此的惊骇世俗,是那么的羞于启齿。




我想要叶修。




占有这条曾经高高在上的尊贵青龙,在他跌落神坛之后将他拥入怀中,然后让他在我身下像万千俗世凡人般心怀七情六欲,纵.情哭泣。




在我终于恍然大悟那早已从心底油然而生,萦绕在心头已久,根本无法抑制的炙热情感究竟是什么时,我甚至一点也不奇怪慌张,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异常平静。

我想,就这样吧。

不用再戴着假面自欺欺人了。




我认了。




我爱叶修。




叶修是谁?

他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青龙,创世神宠爱的天之骄子。初出世人眼前,便是一杆却邪刺破九霄,横扫各方神圣撼动六界,普天之下无人能挡。

众家老脸一拉,送请柬求指教,汇聚一堂妄图挫挫这位的锐气。由无耻的车轮逐渐变为更加无耻的围攻,无论如何变化,皆悉毫无区别瞬间被斩于却邪锋刃冷芒之下。

无数名家饮恨而归。

此役终于惊动了云霄宝殿内端坐的天帝,御笔洋洋洒洒一挥,亲口赐封斗神名号。

六界,这下可是名正言顺地横着走了。

斗神叶秋之名,响彻整个荣耀世界。





我呢?

由于母亲的疏忽大意,我生下来就根骨奇差。妖族大多能自主修炼,靠着自身吸收天地灵气——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为了我能够在弱肉强食的妖族活下去,母亲含泪将我送去人族宗门修炼。

人族有句古话: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体质特殊,只能前往人族的顶级大宗门,才可能找到适合我修炼的功法。

在一群顶尖人族高手面前,我毫无自保之力,如果被发现,只会被当场处死。

我小心翼翼地混入宗门弟子之中,竟然没有任何大能发现。

说来也可笑,妖族相比人族更受上苍照拂,平均天赋比人族高了一大截,而我……血统中有那一丝白龙血脉的我……竟是连人族所谓的天才都比不过。

外门弟子也有外门弟子的好处。孤身住在后山最偏远的院落,不仅能潜心修炼,还能避开耳目,除了有些寂寞无聊,其实也没什么。

修仙之路本就是逆天踽踽前行,永无退路。

而后半生,我无数次庆幸自己当年只是个受排挤的外门弟子。




我因此遇见了他。




后山有片桃子林,结出的桃子汁多味美,生长在灵山上似乎只是为了用灵脉的灵气滋养它的味道,连丁点灵力都没有。宗门弟子自持身份,辟谷之后为保持灵体洁净,从不食用除灵食之外的食物,更看不上这桃子。

于是,那片桃林就基本归了我。

妖族天生灵体,对吃食从不在意。我口腹之欲不浓,可见那熟透了的桃子就这样白白烂掉,心中总是于心不忍。

毕竟如果这些桃树有灵识的话,我们也算族类……好吧,它们是植妖……我们不一样。

于是我闲来无事,便会在桃子成熟的季节,挑那么些好的,酿几坛桃酒埋在树底。我不喜饮酒,只记得每年这段时间要做这事罢了,自己从未尝过那酿出来的酒是个什么滋味。

于是,有人给了我答案。




暮日西沉。

我替着竹篮去桃林里,准备摘点桃子酿今年的份,结果路过我埋最早那批酒坛的桃树下,看见有个陌生的身影窝在那里,那动作似乎是刨土刨得正嗨。

我心情顿时复杂。

生气倒也算不上,因为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有种笨拙的可爱。

我上前一步,装似不经意採折了一支地上的枯树枝。“卡啦”清脆的声响发出后,我满意地看见那个身影一僵。

然后他慢慢地转身,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似的。我也很闲,好整以暇地等着。




再然后我就愣住了。




说实话,后来我想到那天的事情,我觉得我当时肯定是脑子里想得全是桃酒,眼神像是戴了叶修脸皮那么厚的滤镜。




火烧云在天边翻卷奔涌,夕阳余晖折射在上面灿烂耀眼,好像真是团火焰在空中静静地燃烧。那橙红的光芒又映入了他的眼睛,他的眸色极浅,此时看上去就是夺目的金棕,有融化的金水般的浅金液体在他眼底流动着,倾泄了一地无辜柔软。我心中有一角在那柔软中轻微松动,不负众望地塌陷下去。




要命。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中的竹篮,似乎明白了什么,松了口气扯出个潇洒的笑容,伸出手朝我招了招,语调轻快:

“嘿,你也是过来摘桃子的吗?这地儿的桃子真好吃,还没有人管,特地全在树上留着给我们……”

我笑:“你在干什么?”

“呃……”他似乎还想扯些什么,看看我好几眼才丧气般道,“这棵桃树下有好多酒,呃……不是挺好喝的嘛……我就想拿一点呃……尝尝。”

“呃……我可以分你点!呃……但是这玩意儿是我发现的,所以我只能给你留一点点,剩下得全归我。我看你穿的是旁边蓝雨阁的弟子服,这几坛酒又不是灵酒,对吧……”

我有些想乐。

这家伙倒是有意思,偷别人酒喝被抓包还挺理直气壮:“你怎不知这些酒要是有主的怎么办?”

他反倒急了:“搞笑!这片桃林我逛了多少年了!这里向来人烟罕至,哪怕是后来你这什么宗门建到旁边,我都从没听说这片桃林有主!这酒是酿了多少年的,至少几百年!就算有主酿酒的也早应该……”

说到这里他一下子住嘴,似乎有些局促不安,支支吾吾道:“对不起那位了,太激动。”

我真不知说什么了。

那是我家祖传的秘法酿的酒,虽然比其他酒喝起来是是感觉年份久了点,但几百年……那我是什么情况?!

唉不对,他怎么……他是不是喝过了?!

惯犯啊这是!





请原谅叶修,他是真不知道,也真是初犯。

也请原谅我,我是真没喝过,也真是气极。



>>>>>>

TBC.







我总是有把小甜饼越写越长的能力……啊,快过年了,又到了补作业的大好时光……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