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中心】永不落幕

还没修文!!!别点进来看黑历史ORZ六月底期末考完一起修!




他生而为王,

自当万人敬仰。


>>>>>>



荣耀!


荣耀第十联赛,荣耀总冠军,兴欣战队!


赢了!


我们赢了!


兴欣,一支新队。


叶修,一个在很多人眼中早已过气的高龄选手。


第十赛季,他们屹立在了荣耀之巅。







他们是冠军!







十年,第四次总冠军,叶修总算是在颁奖仪式上露了下脸,可是就在记者们蠢蠢欲动准备让叶修把这些年欠下来的债都补齐时……记者招待会上,叶修这祖宗又没影儿了。


“……”


老媒体人们集体慈爱地关怀了他们的小徒弟:“没事儿,习惯就好。我就不相信了,兴欣不会再组织一次招待会。我等叶修的专访等了十年,不差这一天。”


然而叶修是真的一次采访都没有接受——连电竞之家的常先都被婉拒了。


众人没辙。


而此时叶修懒懒地窝在角落里,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后揉了揉鼻子,浑身力气像是被这几个喷嚏抽光了似的,整个人似乎即将与沙发融为一体:“我说好歹我也是大功臣,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他现在左魏琛右方锐,俩混蛋各拿着个玻璃杯,里面淡黄色的液体在包厢迷离的灯光下折射出夺目美丽的诱惑。


方锐“嘿嘿嘿”了一声,规劝道:“就因为你是大功臣嘛……来来来,给您敬酒呢!至少给点面子吧,老叶?”


叶修斜他一眼,没说话。


方锐也不觉得自己一句话就能把垃圾话的老祖宗说动,正准备坚持不懈继续努力,而旁边的苏沐橙见叶修好像实在不想喝,也正打算拦下得了。


——没想到叶修居然淡定地趁方锐没反应过来,灵巧地一把夺过方锐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吧嗒”一下把杯子搁在了桌上。


包厢里立即哑火,所有人紧张兮兮地盯着叶修,靠得近的甚至把手都伸了出来,就怕叶修秒醉,咣得磕坏额头。


没想到叶修也是给力,眯着眼睛,虽然眼尾泛着红,可神智似乎还是清醒的,烟嗓一开腔,那可了不得了:


“怎么,都怂了?是爷们,今个儿咱就不醉不归!”


魏琛撸起袖子,然后……手下留情又开了瓶啤酒。







然后散场的时候,就劳烦魏琛了。


叶修走路打飘,可至少没有昏死过去,想必是用了极强的意志力……想要压垮魏琛这把老骨头。


魏琛:“我说老叶啊,老骨头何苦为难老骨头呢?”


魏琛没指望醉鬼能搭腔,然而叶某似乎要洗刷自家弟弟一杯倒的罪名,唔了好长段时间,在魏琛以为这货把自己当小火车时,他咕噜一声:“瞎说啥,哥可比你年轻多了。”


魏琛觉得,自己今天就是诚心给自己找心塞。


罢了,好不容易拿个冠军,老夫今天就不跟这混球多计较。


过了一会儿,魏琛又按捺不住了:“老叶啊……你是真打算退了?”


叶修这会儿使劲把眼皮给掀了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夜晚路旁昏黄的灯光下澄澈无辜,让魏琛恍惚想起了第一赛季时见这家伙时,他好像也是顶着这幅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把一众父爱泛滥的选手们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老夫都已经胡子拉碴了,这家伙怎么看上去根本没老。


“当然……怎么舍不得被哥虐的那些日子了?”


“呸!我说老夫三十二岁都还可以抱得冠军归,你这四冠在手,再撑个几年没问题肯定没问题吧?”


叶修笑了,摇了摇头,嘴里含含糊糊应了句,魏琛偏头想要去听,凑近了却只能感觉到绵长的呼吸声了。


定睛一看,叶修终于等不及,在他肩上睡着了。


魏琛下意识想要骂骂咧咧一句,到了嘴边又不知说啥,小心翼翼抬起头思考的时候,感觉眼眶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又憋了回去。


他抬头向前看去,和本队唯一喝到酩酊大醉的醉汉扯皮半天,他和叶修早就落在了队伍最后。兴欣今年刚进联赛就虎口夺食摘下桂冠,个个都是意气风发:包子在最前面拽着满脸奔溃的罗辑放声高歌,三姑娘围在一起说悄悄话……


兴欣的人都年轻,至少还可以在荣耀这个赛场上征战个五六年。


——说不定,兴欣还可以创造第二个王朝呢?


魏琛笑自己得寸进尺想太多,可转头看向叶修的睡颜。


他想:


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毕竟,年轻真好啊……








叶修,哦不,第三赛季时候应该叫叶秋,在半夜三更突然惊醒了。


窗帘拉得严实,连一丝丝光亮都没有漏进室内。叶修懵懵懂懂地七横八叉睡在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为啥会半夜醒来——H市天气最近跟抽了似的,五月底热死个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三伏天,空调一关,在这小宿舍里就一小笼包,管你睡得有多昏天黑地,是个人保准醒。


他艰难地揉了揉眼睛,抹去打哈欠流下来的眼泪,想自己刚才好像做了个梦,又好像没有,反正断片后视野里一片漆黑,紧接着一睁眼……还是伸手五指什么也看不见。


他艰难地与自己的意识做斗争,慢慢地挪到床边刚摸黑找鞋穿上,趿拉着塑料拖鞋走到门边,准备开门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还是怎么样。


结果一推门,叶修就被亮晶晶的金粉纸带啥的喷了个满头满脸。


叶修鸡窝头上挂着纸带一脸懵逼:“……”


外面灯火通明,刺激着叶修的眼睛,就只能大致看清红彤彤的一片……叶修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啥玩意儿这是?大晚上他队友不睡觉队服穿得整整齐齐跑队长门口准备干什么坏事。


四周寂静一片。


叶修过了一会儿才适应了光线,然后半颌着睡肿的眼,一挑眉就看见傻傻盯着自己发愣的苏沐橙。


叶修:“……?!”


他下意识低头一看,自己穿着白背心大裤衩,邋里邋遢脚上揣着双人字拖,看着自己脚趾都能想象到自己是副什么尊荣……难怪这群家伙这么安静如鸡。


叶修向后迅速走位,准备关门打理打理自己再出来看看搞了什么幺蛾子,然后他家吴副队异常敏捷地按住了房门。叶修眉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准备放弃大门先退回房里再说。


结果从走廊尽头,陶大老板推着小型手推车突然出现了。


然后叶修就看见平时那群皮得要死的嘉世汉子们红着耳根,开始唱生日歌。


——哦,肯定是我还没睡醒。


叶修用手抹了把脸,眨了眨眼再看了一次。







生日会不就那么几个步骤,结果过生日的和庆祝过生日的都尴尬地要死。


之前的寂静其实主要原因是嘉世队员太过紧张……


叶大少爷自从离家出走后基本就没有搞过什么大派头了,此刻正悄咪咪地把苏沐橙拉倒一边问道:“那什么,你们怎么突然搞了个……生日会?明天还有训练呢,不睡了啊?”


姑娘眉眼温柔:“因为之前大家都没怎么注意,今年才反应过来,想要给你好好弥补啊……你就好好受着吧,这些可都是大家的心意呢!”


叶修回头瞅了瞅,低下眸子嘟囔了句:“谢谢了哈!”


苏沐橙抿唇一笑。






送礼物环节其实最有趣。


一群宅男绞尽脑汁送啥得都有。叶修看着面前啥等身抱枕,一套碟片,游戏机啥的,简单粗暴送了堆账号卡让叶修哭笑不得,还特么有送保温杯和枸杞的……


最后,陶轩拿出了个小盒子,打开来里面是块精致的腕表,看起来就是价值不菲,叶修眼光毒,一眼就看出来是他爸最喜欢的那个高定牌子。


叶修笑了笑:“谢了啊……”然后把表随手和其他礼物扔在了一起。


陶轩眼睛黯下来,状似随意地问道:“这次的赛季,你觉得咱们可能再次蝉联冠军吗?”


叶修点了支烟,在烟雾缭绕的下衬得那双眼睛更加璀璨如星辰,让人根本移不开眼。


他又笑了:“哥之前可是做了个梦。”


“梦到即使第十赛季,我可依旧是冠军。”





然后第三赛季嘉世顺利杀进季后赛,在总决赛时,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光芒万丈无可阻挡,大破繁花血景,再度蝉联冠军。


粉丝的欢呼声几乎掀了整个体育场。


他们当时被狂热的喜悦铺天盖地地淹没,以为这是嘉世永不落幕的辉煌。








叶修睡得很死,至少排在他活到现在二十八年生命内榜单的前列。


他好像做了个梦,又好像没有。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机械地完成刷牙洗脸的任务,然后照常拒绝一次又一次的采访。


看着镜中人的容颜,他想:原来已经过去七年了啊……


嘉世三连冠的小队长,那时是有多意气风发?







叶修回B市的那天,苏沐橙去送他。


叶修的行李没多少,背个双肩包就全部搞定。


决赛第四天,兴欣主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结果宣布的是叶修退役的消息。


为什么?


“回家。”叶修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慢慢说道。


苏沐橙看着叶修在远处朝她挥手,那副驱壳已然长大,可那灵魂却被磨砺成更加熠熠生辉的模样。


她突然有点想哭。








十年荣耀,三冠王朝。


他曾在荣耀之巅万人敬仰,也曾跌落谷底暗自神伤。


可他从未放弃,披荆斩棘,荣耀归来。






他在荣耀之巅永不落幕。












>>>>>>


FIN.







※划线句摘抄原文









今天考完试回来修文,结尾略仓促抱歉(._.)





评论(1)
热度(26)